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像「猿人」也好,像「穎欣」也好,都是我愛的人---肉麻至死,應不是J君說吧?

每天發現你多一點點

6. 2005.05.18(Wed)紮辮的你

散髮甚瀟灑,紮辮更迷人。(考試也得抽個空偷望你

5. 2005.05.05(Fri)懂得知會

話不需多,知會一聲便夠。

4. 2005.05.04(Thu)並不冷漠

有緣同時上車,無緣同時下車,謂之天意。

未能同座,卻能共語,謂之人為。

心亦足矣!

3. 2005.04.29(Fri) 不恥下問

「這個字屬何韻?」「孔子五十而甚麼?」問完同學,再問老師。此之為真正學問

2. 2005.04.26(Tue) 忙中送朱

儘管繁忙,也不忙送我們朱古力吃,我一吃就是兩粒。要知我好喜愛吃朱古力。

你的普通話真的講得好多了,看著你站在台上背書的樣子,多麼自信。

1. 2005.04.22(Fri) 大欣大量

原來你不介意我向你表白過,願意坐到我身邊不遠的地方。

 

 

 

 

 

 

 

 

 

 

 

 

 

 

 

 

 

 

 

 

 

 

 

 

 

 

 

 

 

 

 

 

 

 

 

 

 

 

 

 

 

 

 

 

 

 

 

 

 

 

 

 

 

 

 

 

 

 

 

 

 

 

 

 

 

 

 

 

 

 

 

 

 

 

 

 

 

 

 

 

 

 

 

 

 

 

 

 

 

 

 

 

 

 

 

 

 

 

 

 

 

 

 

 

 

 

 

 

 

 

 

 

 

 

 

 

 

 

 

 

 

 

 

 

 

 

 

 

 

 

 

 

 

 

 

 

 

 

 

 

 

 

 

 

 

 

 

 

 

 

 

 

 

 

 

 

 

 

 

 

 

 

 

 

 

 

 

 

 

 

 

 

 

 

 

 

 

 

 

 

 

 

 

 

 

 

 

 

 

 

 

 

 

 

 

 

 

 

 

 

 

 

 

 

 

 

 

 

 

 

 

 

 

 

 

 

 

 

 

 

 

 

 

 

 

 

 

 

 

 

 

 

 

 

 

 

 

 

 

 

 

 

不知何時開始

 

不知何時開始,

想看著你的笑容,

聽著你的笑聲,

直到這一刻。

 

不知何時開始,

看不到你的笑容,

聽不見你的笑聲,

越想看到你的笑容,

越想聽見你的笑聲。

 

不知何時開始,

想留著你的笑容,

你的笑聲,

直到永遠。

 

開始

觀察你的笑容,

傾聽你的笑聲,

用我粗糙的雙手,

試圖

留著你的笑容,

你的笑聲。

 

不知何時開始,

你的笑容,

你的笑聲,

根植了在我的身上,

我的心中,

直到

……

 

請你原諒

 

請你原諒

偷畫你

是我

卑鄙

無耻

不知量力

 

請你原諒

偷畫你

是我

自豪

幸福

唯一根源

 

請你原諒

我偷偷話你知

 

當你看到這幅畫的時候,請不要大叫起來,更不要罵我,因為我只會塗鴉,不會圖畫。

儘管你要罵我,也請溫柔一點,因為我可能真的承受不了。

這幅畫本來就是你的,但我偷偷地收藏了起來,一藏就藏了幾乎整年了,請原諒我沒有告訴你。

現在我只想畫第二幅的你,可沒有在你的許可下,我還敢請求你「原諒第二次」嗎!

穎欣,我可以繼續畫你嗎?

第二幅的你

?

後記一︰

你再來也好,不來也沒關係,

因為這裡沒有甚麼可以值得你留戀的,

一行一行的文字,

猶如一個一個的海波,

來了,去了,

只不過是個不起眼的平凡。

偶然,

你再來了,

也不再是當時的偶然了。

你說了解偶然,

我卻喜歡偶然,

喜歡,

是偶然的旋律,

是志摩的情真,

當然,

偶然容許

你有你的

我有我的

方向。

最後的二月天書

 

**************************************************

*******************************************************

 

請告訴我,「你不應該在這裡。你不應該到這裡來。」

既來了,我又怎好意思離去。

請告訴我,「這裡沒有你找的東西。這裡你不會找到東西。」

隨心而來,誰說是找?

請告訴我,「你是天下最可憐的動物。天下最可憐的動物是你。」

執著,有用嗎?你你我我也只是位置稍轉而已。

                             這一刻,你還在嗎?

                             嗎……這刻我已不存在!

                             嗎……自在

                             只有自在

                              ……

自己的方式有時也挺可愛,

愛胡來,時又胡不來,

……

胡來就胡來,

返正你不再回來。

 

是這樣,

我在盤算著究竟哪一刻的我不是在留意著你,

放心,留意你不等於愛上你,

只是想多多了解你,

在你身上,

我開始體會到欣賞的藝術,

欣賞你所做的每一件事。

 

上課的時候,專心致志,致於忘掉了有我,

好厲害呵!

說要完成的事,沒甚麼可以阻撓你的,

好像女超人呵!

緊張的時候,臉蛋慢慢通紅過來,

像抹了層薄薄的胭脂,

可又比抹胭脂來得更自然、更美麗、可愛極了——

我甚麼懷疑這真的是上帝可以創造出來的美人兒嗎?

緊張的時候,還會不由自主地微抖著身體,

那就像是內藏了不可想像的能量一樣,

我知道那是你認真的一個特徵——

其實也不太「特徵」,

我也會微抖,

只是比起你,

欠了一點優美。

 

我最愛看你長得不太大,而帶有神采的雙眼,

稍看一下,會被迷幻,

是故我從不敢看你二下,我怕會失魂。

可是近來,

神采的雙眼多了點累意,

看見眼袋皮一天比一天深色下去,

心裡猶有被刀一刀一刀地切下去的感覺。

多少次曾想過用我會發熱的雙手,

輕輕按摩在你的眼袋下;

多少次曾想過走到你跟前,

雙手拍拍胸膛,

「來,有啥苦活儘管抛過來。」

 

人總是有缺點的,可是為何你好像沒有缺點似的,

我總是發現不到,相反好容易就看到你的優點,

就如生於綠葉中的牡丹——根本上,眼睛一睜開就

看到了。不過那是一朵的牡丹,還是一田野的牡丹。

那就要以後慢慢一朵朵地發現及欣賞了。

 

四月二十天書 

**************************************************

*******************************************************

 

「乖寶寶,乖寶寶快快睡好好睡……」

如果我可以在你睏了的時候,

唱這樣的催眠曲給你聽,

那多好。

雖然唱得不好聽,

起碼令你安睡(因為會太悶)。

 

今天你坐在我面前,

很睏、很睏,

很想睡、很想睡……

可又入不了睡。

看見你睏的樣子,

我真的想大喝你一聲︰

「快給我滾回家,好好睡一睡!」

可又怎忍心這樣大喝你,

其實更想你留下來,

多陪我一會,

哪怕只是短短的一分鐘。

善良、自私的我

留住了這句話,

留住了這句話,

留住了這句話,

留住了這句話,

……

書於四月二十二日(星期五)

 

**************************************************

*******************************************************

 

Making a CD

There is things fearing nothIng,

which is FACT.

But it's not true to ME

I fear to revealing fact to otherS,

especially fact about my feelings to GILR.

So even Yen, the best friend in Shue YAN,

asked what I'd done last night, I didn't give her an answeR.

Yes, last night I worked very late for something very meaningFUL

that is to make a CD for a 'CLEVER' girl, whose surname however is 'NG'.

 

InsIde the CD,

there's a flash, which I've spent many hours to pLan and design.

In spite of the fact that this is not a professional flash,

that is what I could do and what I could do best.

 

These days are very special as all Of the students have to prepare for

their final examination, and there is much more things(official) that I haVE to do,

but I didn't do anything related to them.

Yen knew that and said  "YOU are very stupid, Jack."

Yes, I am stupid.

Only a stupid guy would make a CD for such long hours.

Only a stupid guy would fear to reveal fact.

Only a stupid guy would never speak out

what is inside him mind.

 

Monday, 25 APRIL 2005

**************************************************

*******************************************************

.想

喜歡想,

喜歡想那遙遠的事,

喜歡想那遙遠而不可及的事。

天性?人性?本性?

人性?本性?

本性。

2005.5.5(五)

**************************************************

*******************************************************

致穎欣信(一)

穎欣︰

「機會是自己爭取的,不是別人給予的。」清華的那個團終於收了我,我很高與,因為我爭取的機會逹成了,然而未能與你一起到清華園遊覽一下,還是有點遺憾。你說我這樣想,是否有點傻?

說起傻,或許到了這一刻,18號就考試了,我還沒有開始溫習,是否更傻?這樣傻的做法只會發生在我這樣傻的人身上;這樣傻的事情,我只想向你講,從沒打算告訴哪一個人。雖然你不曾給我回答、或點頭,可是我知道你會靜心地聽我說,這樣就足夠了,這也是最實在的感覺。

你知道嗎?今天我還幫妙貞同學客串一場做了場司儀,很不在行,但做得不算太差。可是如果來個比較,我想我和你合作一定會更好,起碼感覺上可以擦點火花。嘻嘻,原來我們的關係也可以用「擦點火花」來形容,是不是覺得——身有同感呢?只是作個玩笑而已!不過和你合作是開心的、刺激的,那是真實的、確切的!

棄不了昨日的豪字

2005.05.08(日)

**************************************************

*******************************************************

虛殘的身軀,

搖晃著,

快要倒下去。

輕浮的身軀,

搖晃著,

快被吹落洪水。

及时

錯錯對對,

身體不輕浮、

身體不殘虛。

咒語一句。

(可能給你看出,我在寫書法,不是在練書法,也不是在打磨時間,是在虛渡光陰,於是跟著給你來了句「還有空在練書法,你夠時間溫書嗎?」笑笑地說著,人家看了聽了,一定以為開玩笑,所以倘著我說是一種最深切的關心,也一定被人恥笑。可是有誰會發現,這正是你發自內心的一種關心。或許這種關心只有我才會感覺到——有誰體察到你的眼神是那麼的真、那麼的堅定,絕對不是開玩笑的那一種。)

2005.05.09(星期一)

**************************************************

*******************************************************

著頭,

走在又一城的大廊上,

沉思著。

起頭,

一個穿著潔白的少女,

微笑著。

過頭,

看罷白衣飄飄的身影,

沉醉著。

(自從那一次後,想你,見你,都成一種奢望,

可是我仍然忍不住去想你,見你。不過,今天在又一城的走廊上碰見你,

不是我特地安排的呀,只是曾經想過,誰不知天公造美,是緣也!

當我走著的時候,我還正在想著︰會不會在此碰見你呢?

你一定認為我是「白痴」,胡思亂想,

那你也奈何不了我,

不是實現了嗎?

我也不信。

記得我

「哈!」

的驚愕樣嗎?)

2005.05.12(星期四)

**************************************************

*******************************************************

致穎欣信(二) 真你中的真我

穎欣︰

講話、說笑似乎是他們一伙兒的玩意,沒有我的一份兒,可是他們講的、說的不是關於你的、我的,就是男的、女的。或許因為這個話題,我刻意不加入他們。加入他們,你猜猜有用嗎?可能說得更厲害、更「離譜」。我也想知道,你我間的獨特關係(嚴格來說是未發生關係),他們是從甚麼時候開始知道的。他們為甚麼總是在我面前提及這些事情,他們當作娛樂,可是我總不喜歡拿來開玩笑,是真的就是真的,是沒有就是沒有。

你我之間,真的有不可告人 的嗎?你我之間,真的如他們講得這麼神秘嗎?大概他們是知其一,不知其二,只知道我曾為你苦戀過,未知你曾向我說過兩次「NO」,更未知我自前後聽過「NO」,都嘗試過去忘記你,然而最終還是一次比一次的更加去留意你。你一定覺得我冥頑不靈,我卻認為冥頑不靈的是你。你為甚麼不讓人去接近你、留意你、關心你、愛護你,你是百痴中的百痴!百痴!百痴!百痴!百痴!百痴!……

請不要怪我語氣傲慢,因為或多或少是因你而起的(還記得第二次說「NO」時你提過你的「犯殘」性格嗎?)。對你這樣的人,一定要擺出一副完全不在乎的姿態,事實上,我完全沒有在乎過你,一刻也沒有,以上所說,只是像他們那樣「說說笑」而已。所謂接近你,只是覺得好歹你還是個異性;所謂留意你,只是覺得你可憐,就像憐憫街上的乞丐一樣;所謂關心你,只是平時百無聊懶,當做做義工而已;所謂愛護你,你發夢吧!天下間值得愛護的人多不勝數,你是甚麼新鮮蘿蔔皮,竟如斯不自量力,想有人愛護你!醒吧!醒吧!醒吧!醒吧!醒吧!醒吧!……

今天他們一伙兒在討論你來不來,又打了好多次電話問你,還特地在面對著我問你,笑笑口的,好像想說︰「阿積整天望著我,好似好想叫你來!」嘿,凡夫俗子又怎麼知道我想甚麼——當我聽到你可能不到的時候,我真想跪下來,謝天謝地。不信,夠膽的就親身來問我——SORRY,我其實講了句廢話——你的膽小得連老鼠也不如,又怎敢來問我。真的來的話,請你吃你最喜歡的朱古力,又如何!又多了一句廢話,唉!

我也不知道為甚麼我如此的不在乎你,還在放這麼多屁!

我呸!

口水過茶的豪字

2005.05.04(六)

**************************************************

*******************************************************

考試了,

祝你順順利利!

帶著精神、載著信心,

神會眷顧你的,因為你的名字叫「穎欣」

——我向神禱告的名字。

暫當一刻的基督徒上

阿門!

2005.05.18(三)

**************************************************

*******************************************************

致穎欣信(三 )

穎欣︰

「一定是吃了甚麼啞藥的東西」
我疑問著︰

    明知有許多事情想跟你說,可是為甚麼見到了,嘴巴總是像失去了功能似的,怎樣張也張不開。難道我們之間連閒談幾句也沒有機會?後來,才發覺可能不是我的嘴巴吃了甚麼啞藥失去了功能,而是因為心中有種不知名的恐懼阻擋著,那種恐懼可能是來自我自己的,也可能是來自你的。我知道那也是妨礙我們發展正常關係的一個原因,所以在將來不久的日子,我就要解決它。要相信我,我不是隨便下決心的,但是一旦下了決心,任何狂風巨浪也阻擋不了我。在這裡我還想告訴你,我們之間前前後後曾出現過很多問題,有大問題,也有小問題,不過從來沒有改變過我對你的感覺,我相信這種感覺會一直長存下去,所以我也相信你遲早會被我的真誠打動,你一定會改變以前對我的看法。

     剛才也說過,我不是個隨便下決心的人,所以剛才所下的決心,一定會成為我歷史中的一頁,現在我要你在我的歷史上多留一頁(或許以後會更多),我要給你再下一個決心︰明年三年級的考試,我一定會過三!在這個時間前,你可以毋須理會我,又或者你會向我潑冷水,也無所謂,沒有人可以阻擋我的。

     從今以後,我希望給你一個新稱呼,就叫「吳穎欣」,以後我見到你,就這樣叫你。為甚麼?這是你真正的名字,你一定喜歡。這也是對你最潔純的呼喚,因為我最喜愛最潔純的東西。這樣很特別吧!我知道特別的東西,是為特別的人所做的,正如你一樣。早前看過一套特別的愛情韓劇「浪漫滿屋」,或許受劇中男主角李英宰的影響,對他想愛卻不懂怎樣地愛體會特別深刻,他深愛劇中女主角韓智恩,可是每次見到她,總是向她呼呼喝喝的,甚麼韓智恩前、韓智恩後,做甚麼、洗甚麼的,總不能使人(韓)明白他這樣做原來是愛的表現。以後呼喚你「吳穎欣」,希望你不要誤會,「黑」著面口對我。

書於2005年5月22日凌晨2時30分

原來叫喚著你「吳穎欣」,感覺是那樣清新,一點也不陌生,不知你有沒有感覺得到。我知道從我叫喚你這個名字的時候,我們倆就開始了一段新的關係。當然誰也不知道這段關係會發展成怎麼樣,我只衷地祝願,會有結果的一天。如果上天能夠給我一個願望,那麼這就是我唯一的願望。

話說回來,我知道我了解你不太多,以後我一定會加倍努力,不過你對我又認識得多少呢?其實我喜歡從你們一般認為是芝麻綠豆的事情思考,或許這樣說吧,這就是我的人生哲理。

今天中午的時候,大家都打算去吃飯,誰知你們幾個知道我要吃飯後留在學校時,你們的意見就分歧了︰究竟將就我,留在寶馬山吃,還是捨棄我,下山去吃?那個時候,你們好像都不想表態一樣,我卻大約說了句︰「你們誰想捨棄我的,就下山;不然的,就和我一起吃吧!」你們還是猶豫不決,後來我乾脆說︰「阿韜,讓你來決定吧!」結果你也知道。我想說的不是結果,而是說話技巧和風度的問題,那也是我常常做不到的。

我大可以說︰「我真的好想和你們下山,但是情況真的不許可,你們幾個一起去吧,我在這裡可以應付的;下次再吃過吧。」這實在大方得體得多,我卻因說了合時宜的話,傷了大家的心、也掃了大家的興。而我,也因此覺得有點耿耿於懷。我真不應該把「爛攤子」丟給阿韜!

好不好意思,我作了個錯誤的決擇。

**************************************************

*******************************************************

     來有發過如此成功的夢,你我成了一對。我興奮,我開心,不只是因為這是個好夢,也因為它是發在臨近黎明前、我醒來前的不久時間——據某某的分析,發夢的時間越近醒來,現實的時間會越早。我不曉發夢的奧秘,也不曉發夢的科學,可我卻因為這個夢而精神大振——昨夜雖睡得少,還起得早,身上卻好像流動著一股能打下大蟲的氣。

2005年5月31日

**************************************************

*******************************************************

「非常教育任務」前心情

穎欣,你記得今早第二個打來的電話說了些甚麼?你說我告訴了你一個錯誤的時間,把原來十點四十五分說成了十點鐘,及後見面還說我害你白等了好久。如果你是由心的說出來,怪責我的話,那我就要到包大人面前申冤了,「我真的沒有說十點鐘啊,因為我手上記下的都是十點四十五分,還記得昨夜對你說,我會在十點四十分在門口等你;為了不讓你等,我還特地把閙鐘調校到十點(我家的錶總是快十五分鐘的),也為了方便及時morning call你啊!」

你第一個電話到來,我的閙鐘還未響,那真的「驚」醒了夢中的我(你的鈴聲是特別響亮的),因為是驚醒,故精神是渾渾沌沌的,聽到你的聲音,以為自己又睡過時了,忙著道歉……我昨夜明明校好鬧鐘,怎會??誰知你打第二個電話來,我才發現鬧鐘沒有問題,我也沒有遲到。才鬆了一口氣,可你卻生氣得很(聽你的語氣,我猜是吧)。我也不知是喜還是不喜,不過應該擔心的最多,因為我最怕你誤會我作故仔來騙你,真的很怕很怕,怕得要命。你知道我的表達能力,三言兩語決不能把這麼複雜的前後關係說清楚。

當我前往浸大的途中,一邊擔心又一邊想方法怎樣才能把事情解釋清楚,怎樣才能把你剛才電話的生氣消除。

「買涼茶給你喝,讓你降降火吧」(到了百貨︰包裝盒的,好像有點奇怪,不是吝嗇了一點嗎;can裝的,好像又幾大,怕你不要……)

還是

「買chocolate,粒狀好?薄荷味好?獨立包裝好?……」(到了百貨︰包看了五分鐘了,落不了手,都是怕你不要;見到有一款很想買的,不過上面印著心心的形狀,怕你又露出尷尬的樣子……)

最後,甚麼都買不上,竟從另一貨架取了一排「爽浪」,不過見到你的時候,又不知何開口,就這樣,「爽浪」長居了我的書包。

男人的口在女人面前真的如此硬實?

雖然沒有說出來,但仍十分渴望你可以知道。在這裡把早上的心情變化一五一十地記下來,目的也只有一個,就是希望你知道。但為甚麼不直接打電話告訴你或email?可能我覺得這裡更適合吧!

2005年6月11日

**************************************************

*******************************************************

長  . .  . .  . .長  .  .   .   .  .   秋  夜

中 秋相去不逹數天,天色就開始轉壞,滿天風雲,前天還來了個逹維(颱風),把歡騰的中秋氣氛完完全全地掃走。當然你每個星期的離開,也像這個颱風一樣,都是掃人慶的,可不是掃人家的慶,這完完全全是對我而言的。如果你厭棄或不喜歡「掃慶」這個詞,那我就換個比較好一點的。「失意」應該比先前的那個好一點,「失望」也可以,「失……」還是不說好了,那時候真的失去你,怎麼辦?若是真的,我情願被無情的颱風卷走!

我漂亮的美人兒,請不要怪我「胡說八道」,要怪的就怪我「胡思亂想」。然而我的「胡思亂想」,又是拜這個逹維和這個長長的夜所賜,我實在阻止不了,阻止不了它在我心中的這條「春」蠶︰

臨牀夜聽雨敲窗,

寄夢何堪風勢強。

秉燭欲尋閨倩影,

焉知神女戲襄王。

我漂亮的美人兒啊,我真的很害怕,害怕這條蠶虫把我區區廿八吋腰的身驅蝕食掉,我怕我挨不到明年的春天,你看現在才秋天,可它已經精神奕奕,爬遍了我整個身體了。據我感覺,他破蛹而出已經有一年多的時間了……我漂亮的美人兒,我是不是快要死去?我漂亮的美人兒,我不甘心就這樣死去!我漂亮的美人兒,我是不是快要死去?我漂亮的美人兒,你快救救我吧!我答應你,如果我死不去,我就苦心學習一首歌並唱給你聽,只唱給你一個人聽。你不是很喜歡音樂的嗎?那就當答我報答我的救命恩人吧!

2005年9月25日

**************************************************

*******************************************************

文學上曾有句「無聲勝有聲」的理論,說明文學作品有時候毋須把話說得太盡,太盡了就沒有味道。有時候,這句話也適合用在日常生活中,例如一個人臨睡前就希望周圍的環境清靜,最好不要刺耳。

也許你會有疑問,我是否太無聊了,這麼無聊的東西也提出來。那你就不太明白我了,告訴你吧,剛才12點鐘的時候已經打算上床睡覺了,可是鄰壁的鄰壁1806傳來了特別的聲音……

那是笑聲

鑽進耳朵

心底卻痒起來,

痒得坐不定,

痒得睡不著。

 

不是對我說的啊,

為甚麼偏要去聽?

 

耳朵︰我又不是盒子,

      你要我關上就關上嗎?

      「人有人權」,

      當耳朵的,就沒有「耳權」了嗎?

      喜歡聽的就要聽下去,

      何妨那是喜歡聽的。

 

那又怎樣,

耳朵還是走了,

眼睛這也休不了息了,

眼睛啊!

壯烈地犧牲!

 

耳朵不聽我的話,

反而走了去聽人家的話,

看來我這個主人太失敗了。

干脆把它切下來,

給了你作罷!

給了你作罷!

它太不聽我話!

 

終於,2點鐘的時候聲音消失了,可是這時候卻是「無聲仿有聲」,還是睡不著!

2005年9月30日淩晨

**************************************************

*******************************************************

 STOP Running

細水可長流,

此情不再,

不再留戀,

亦無眷戀,

以後不再見!

 

淚水何裡流,

無情最好,

說話太多,

變得更糟,

以後不再說!

 

想念已無用,

……

……

……

 

故事到此終結! (二零零五年十月四日)

 

網頁是在 2005年09月27日 Tuesday 03:28:47 更新的,但我對你的思念時時刻刻都在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