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我究竟是個甚麼樣的人?

我喜歡吃的東西︰

嚴格來說,我沒有不喜歡吃的東西,或許這是自小養成的習慣。小時候,爸爸經常對我說不要偏食,只吃一樣東西的人和「揀飲擇食」的人永遠得不到健康;而媽媽甚麼也會給我吃。也可能是因為我不是出自甚麼富貴家庭,一向都是認為只要是吃得下的東西,我都會吃。

然而,在我到香港前,有幾味東西我是十分討厭吃的,就是苦瓜、涼粉、蠔豉、白果。苦瓜是由於太苦了,入不了口;而涼粉、蠔豉和白果雖然不置於難以入口,可以入口之後,就會令我產生作嘔的感覺。後來來到了香港,發現自己需要接受很多的新事物,例如學習環境、新朋友、居住環境等,於是很自然的想到了︰為什麼這些東西在別人的口中可以吃得津津有味,而我就不能夠呢?我也要試一試接受這些「新」的食物。於是每次接觸到這些食物的時候,我不再逃避,而是每次都逼自己吃一點—這也沒有甚麼大不了,又不會害死人。

言歸正傳,我當然也有喜歡吃的東西了,那就是︰

蕉,板蕉、香蕉(家鄉的)、粉蕉

蕃茄,

蕃薯餅,曾是媽媽弄給我的

雞,自己養的

羊肉,爸爸弄的

狗肉,家鄉的

老鼠肉,曾是媽媽弄給我的

杏仁餅,雞仔餅

朱古力,尤其是白色的


承諾︰

每當有人問我,「你可不可以幫我……」「你x號可以完成這件事嗎?」

我怎也不能爽快地告訴他「可以」「x號就可以」,總是慎重地考慮一番,才告訴他。就是這樣,有些人認為我反應慢,我可不同意呢,我只是「三思才出口」。這個「出口」是不能夠隨隨便便的,因為出口的也是說話,也是出自你口的說話,也是你對人的承諾。承諾並不是一件隨便的事情,一旦兌現不了你的承諾,再沒有人信任你。一旦答應了別人的事情,就要竭盡己能去做。做得不好是另外一回事,起碼你已經盡力,起碼你問心無愧。

有時候自己答應了別人的事情,卻忘記了,差不多是徹底地忘掉,事後想起了,覺得十分的不該,既後悔又內疚。後悔的是為什麼當初輕易答應別人,內疚的是答應了別人,為什麼不努力地去做,就連用心裝著如此簡單也辦不到。

我寧願拒絕,然後考慮一段時間,覺得可以,才再答應可是這個方法在現今弱肉強食、你競我爭、爭分奪秒的社會中是愚蠢的。至今我有的可能只是良心,沒有甚麼效率(我真的還未想出甚麼好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