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回文章區回主頁

「分手」

只是在父親口中聽見過,

只是在父親信中提及過……

 

五年前,我不認識他,他十分陌生;

四年前,我不喜歡他,他太熱太冷;

三年前,我和他做了朋友,和他一起抑望來去的飛機;

二年前,我和他成了情人,和他一起欣賞

          白天的雲彩、夜空的星兒、還有座落鄰旁數十載的樓房……

一年前,我在他的照顧下,面對了人生第一次的公開考試;

今年……

 

我知道

我們快要分手了

   到我新的家去。

而他卻要靜悄悄地獨自地留在此地

   不是靜悄悄,他周圍都是朋友,都是他相處已久的……

只是我要離開至陌生的地區罷了。

 

相聚不再久,唯有及時行樂。

每天放學,

我都飛快地跑回家,

只希望和他多聚一會

……

 

是我永遠的「深水埔汝州街287號天台」!

   

二零零二年一月廿六日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