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2001-06-20

友情何價?

在旺角的街道最有機會遇上的會是甚麼?是潮流飾物、風味小食還是多年沒見的朋友?這裡甚麼也可以遇到,而我今天遇到的是長期沒見的「朋友」,我也很高興再遇上這個曾經的「好朋友」,她不僅令我真真正正地了解到「朋友」這個詞的定義。

當我穿著平淡T-Shirt,背著樸素的書包在熱鬧的通菜街街口等候過馬路的時候,突然見到馬路的對面有一個衣著光鮮、打扮時尚的少女,她心正在等候過馬路。對朋友記憶深刻的我,把這個剛剛映入我眼帘的少女的影子翻譯成兩年前在一個交流活動、在一次黃埔軍校訓練時認識的好朋友。我馬上高興起來,因為我可以向她打個招呼、說說彼此間的近況,再次聯絡上中斷了兩年的友情。

於是,當我們迎面相過馬路的時候,我笑著向她揮手打招呼︰「阿X……」可是我所做的一切沒有吸引到熱鬧街道上的一個人,也沒有令這個「朋友」作出任何反應。她繼續和她身邊的真正朋友從我的身旁擦過。這一刻,街道上的人流、所有的聲音以及所有的一切都彷彿停滯了下來,反而只有我的心跳聲加大了、我的心跳率加快了,我腦海裡浮現的片段也增多起來—不過,一會兒後,我自己也停滯了下來……我不相信!我不敢相信,我竟然向一個不會對自己有反應的「朋友」打招呼。難道我認錯人了嗎?不會,我從沒有認錯過人,更沒有認錯過自己的朋友。沒可能,沒可能……

所有問題都在停頓後的數秒解答了。我依舊不相信,我一邊向前行,一邊往後望,看著這個熟悉的身影。終於,她放慢了腳步,讓她的同行走在前面。她鬼鬼祟祟地轉過頭來,瞥見我望著她,立即轉回來……夠了,夠了,一切都足夠了,我看清楚了,我看得清清楚楚了她不是我的朋友,我沒有這樣的朋友

我喜歡探求神奇的東西,我更喜歡揭開人性的面紗。今天,雖然我探求不到甚麼神奇的東西,但是我卻親手揭開了人性的面紗。

2001 五月十八(農)

遺忘的「牛一」

 
 

該如何感謝你呢?爸爸,今年你又買給了我一個生日蛋糕,我的心情只能以無比的快樂來形容,還以為吃生日蛋只是有錢人家才享受到的,竟想不到爸爸又再次的給我帶來驚喜。我不記得,我真的不記得—今天是我的「牛一」。還是爸爸最關心我。

蛋糕上「生日快樂」四個字是寫得那麼的鮮明,那麼的活潑,當咬下去的時候,更是無窮的香,無盡的甜—應該準確些,是全身每一個細胞都滲透著香甜的味道。我閉上眼睛,意圖將這刻的感覺全部都挽留下來,永永遠遠地留在心裡。我做不到,但是,我卻已經滿足。

難道生活在這個世紀的孩子真的幸福過上個世紀的嗎?我個人地說︰「沒錯……」

 

 

2001-09-11

不是發夢、不是拍戲

 
 

今晚十點多,當我還在桂林街溫習,突然來了一個電話,這是來自黃的。接到她的電話,我感到很意外,心想一定有些事情發生了。她開口不久,我就聽出事情果真不對路了。她既驚又奮地說︰「美國受到了恐怖襲,兩架飛機撞入美國世貿大廈……」我大吃一驚,有點不敢相信,感到有點像拍戲似的。我又有點緊張起來,馬上準備回家看新聞,看看事情是否真的這麼嚴重。可是,在回家途中,我已猜測到今次的事件絕對是嚴重的,因為無緣無故,怎會同時有兩架飛撞向如此重要的大廈。腦海中所浮現的盡是恐懼,心想︰昨天報導的新聞美國空襲中東某國家,而那個國家也擊落一架美國的無人駕駛戰機。這可能就是美國受襲的原因。然而,引發如此嚴重的事件,可見美國政府的所作所為已經令到發出襲擊的組織忍無可忍了。這會不會是世界大戢的開始呢?

我匆匆地趕回家,回到家裡,弟弟已經正在留意著新聞。我喘著氣,連衣服也來不及脫下(已經汗流浹背),就站在電視機前。果然是真的,一幢已經著火的大廈迎面飛來一架飛機,新聞報導員報告道︰「面前所見是第二架撞向世貿大廈的波音飛機。」隨即大廈爆炸,再一會兒,整幢大廈都倒塌了下來,又據報導,兩幢大廈共有人數五萬多人,而其中一架飛機證實也有一百五十六人。

這是一個悲劇,但也是一個訓示,一個對戰爭不滿的開始。總之,世界不和平,人民就受苦。

這一次襲擊事發地點只是美國兩幢大廈和軍防大廈,可是會不會有下一次呢?下次又會在哪兒?會不會在美國另一個州又或是整個美國又或是美國以外的地方呢?這是我們需要留意的。

新聞又報導美國總統下令全面調查及追輯發動襲擊的組織。可是,我認為青年們思考這件事的幕後原因和隱藏的意義是最重要的。

 

2001-10-01

奧運啟示錄

 
 

今天是悉尼奧運的蔽幕日,看見十多天各國運動員都全力地比賽,都表現得很好,最欣賞的是全部運動員擺脫了國界、膚色、語言等等的障礙,在運動場上一較高下。這和殘酷的血腥的戰爭相比,就像天堂與地嶽之比一樣。如果世界上每個人都有如奧運那樣的精神,人類的未來肯定會進入另一新紀元世界和平,處處顯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