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二零零五年日記   按此

01-01-2005星期                  年       快      樂             

        在嚴寒的天氣下,我輕輕揮一揮手,告別了二零零四年。

       ……  ……  ……  ……  ………………  ……  ………………  ……  …………


30-12-2004星期二 快哉二事

         凜凜然北風至也,枯葉散地,旋以塵埃,勢如龍捲,行人掩面,一閃而過,獨有持竹墨鏡人,悠而踱之。悠乎?弗也,三足之不便。是故前而助之,五足相行快如箭。不亦快哉!

         夜半佇足於龍侯之下,思其浩然而下之勢,無可阻也,今連同冰寒之氣,實可驅百獸。然龍侯下乃一百獸靈,敢以一搏。遂龍侯怒而發水注千根,寒氣八度,百靈迎之以血肉軀,無異赤身處冰窖。片刻,如雲霧之氣吞沒百獸龍侯室,足見各方功力之深厚。龍侯能遇此強中手,而百靈亦無懼於色。不亦快哉!

28-12-2004星期二 不務「正」業

從哪一刻開始,

感覺不到那種熱情?

只是越想越可怕——

生命的勇士,

竟費煞思量去想生命的意義,

活著何價?

 

天下如此的人何其多,

為何這個時刻又多了一個?

意外?

刺激?

可能是考試……

 

只是可能,

考試大不了是一個跑道上的跨欄,

跳的時候需點勇氣,

如果不跳,

也阻擋不了要向前衝的人,

大不了用推它一下。

 

今天要衝過的欄,

回想一下,

也不知跳過多少個了,

那麼……

 

今次的欄似乎有點不同,

不,

不是欄的不同,

只是自己跑到它面前,

呆住了,

仿佛失去了跳躍動作的記憶。

懂得走動——

卻……

 

眼前有點模糊,

是大霧?

還是自已眼花?

好像是頭暈,

又像是失魂……

這一刻,

甚麼好像也是甚麼,

甚麼還是甚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伸出可大可小的雙手,

盡情地抓啊抓,

抓不到一點兒東西。

 

打開可剛可柔的嗓子,

盡情地叫啊叫,

叫不出一點皃聲響。

 

睜開閃亮的眼睛,

盡情地望啊望,

望不到一點兒影子。

 

好了,

那是一般人去不了的地方,

想去的人更去不了,

因為那裡只有不想去的人。

哈哈哈……

那裡是聽不到聲音的,

也沒有交談,

沒有環境,

那裡只是一個——

地方。

 

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冷鋒到臨,

使人聯想到甚麼?

棉衣、打邊爐?

那不是太簡單了嗎?

可我也只想到一樣東西——

沉痛。

 

沉痛的是

冷鋒到臨的這個冬天,

一些熱鬧的地方

失去了人們的歡樂。

沉痛的是

一個無情的海浪

奪去了無辜人們的生命——

大的、小的

……

26-12-2004星期 聖誕快樂

         今日打開電郵一看,各方好友的聖誕卡雲集,看得我眼花撩亂,看得我心花怒放!多謝大家親切的問候,再祝各位 新 年 進 步

22-12-2004星期三 回顧

         沒有寫日記原來已有十多天了,十多天真的很短很短的時間,卻發生了指頭也數不清的事情——好的、糟的、愉快的、傷神的、惱人的……發覺自己越來越像歷史的時光機,不能選擇要發生的事情。

 

其一︰

         電腦展期間,我終於忍不了手,買了部手提電腦。這部功能不錯、樣子不俗(倒有點笨︰像我一樣),希望它以後成為我的摯友,成為我學習及工作的好伙伴。

 

其二︰

         昨天現代文學堂,我和他第一次合作,作出「仁」生的第一場演出。觀眾人數可不少,單是歡叫聲已經震懾全校。不知我倆的合作算不算成功?

         於我而言,己經表現得很好。或許我開始學會知足——「知足常樂」嗎!或許這次presentation我真的下過感情,下過時間。

         對書法由始到終的喜愛是我的感情。儘管一開始我沒有想過把我的這份感情投放到這個堂上,上天最後還是這樣安排了。用了整整一天來準備是我下過的時間。不要小看我這「整整一天」,它是我睡眠史上的一個奇蹟(稍後介紹)——不睡。先是星期一白天,向同學們進行問卷調查及訪問攝影;再而是晚上,對資料的整理及演出(presentation)的安排;繼而是星期二早上,與同學們的綵排及演出。presentation浩浩蕩蕩地一個接著一個地出場,我的是最後一個,也是最長的一個。所謂長也只不過是十來分鐘。一般是八分鐘,是同學們容許我延長時間的,這裡真的多謝他們。

        再細味一下,原來我對這個演出的評語竟是「滿意」。是內心的我給我這個分數的,因為我從未這樣勇敢地在眾人面前表達過我內心想要表達的。最後,我的滿意也是來自我的好友兼同學,即阿韜(你和我的新「伙伴」合作無間,表現出色,堂上沒有多謝你,現在補上,望笑納)、Yen(平時我總是你的「副手」,這次你竟成了我的演員,但你的表現比我好多了,起碼就是準時,還有定時,真的「定」得入型入格)、David(做嚴師不是易事,可你在短短的一個小時內就能熟記台詞和揣摩到角色的獨特,也表現到我想要的效果,你的演技也確有一手)、Carmen(你飾小學生也很像,你在台上自然流露的就是小學生那個天真無邪的樣子,希望你不要介意,其實還是在稱讚你的)還有WingYan(雖然我知道你很想飾老師一角色,但我卻叫你做個小學生,是有意也是無意,一來因角色不多,二來是讓你明白有時總是事與願違的,可你不介意並樂於接受了,不失我所望;還要多謝你提點我注意presentation演出的時間,要不然就要再overrun)。

 

其三︰

        剛才說我睡眠史上的奇蹟,其實是我出生以來睡得最少時間的一個中旬。12日晚上突然想起忽略了的要準備13日中文系系會就職的重要事項,連夜「起貨」,只睡一至二小時(不太記得了也想不起來了,那時我的腦袋一片渾沌),匆忙起床後,竟要穿起筆直的西服,抖擻精神迎接嘉賓及招呼各學生團體的代表和同學)。

       是日晚上為著第二天的presentaion而苦惱,本來預備了「與髮有緣」主題,卻因發覺找不到五四時期時相關的篇目及和同學莎蓮拿的主題太接近擱置。苦惱了一夜,終無結果,因想到的其它主題無法在短短幾個小時內找到材料。鬱鬱而卧於床上,14日早上己經「起」不了床,好像是故意,也好像是逼不得已。是故意的,就如阿韜所說一樣我是一個「逃兵」,逃避陳女大將軍的追殺。是逼不得已的,即是以肉體架成的我始終經不起時間的摧殘,最後又是被戰倒在床上。  

       不過睡眠最少的一天當然是20至21日這天,是為了準備再不能逾期的presentation。記得當吃完媽媽煮的早餐後,快九點鐘的時候,客廳裡的梳化以誘人的姿勢招引了我過去。我盡情地躺下去,像被強光照射了幾個小時一樣閉上眼睛去。享受了約十分鐘後,又回到現實了,該上學去了。上學的路上,發覺天空耀眼得很,平時勿勿趕上班的人們變得慢吞吞(像一部56k的modem上網看video一樣),我提著新伙伴也走得不快。 不敢相信自己所謂滿意的presentation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產生的。

 

其四︰

         可惡的感冒病菌趁我毫無提防的情況下突襲我,先是在18日晚上用火燒我的嗓門大關。大火一共燒了一天,到了20日就殃及了鼻子,濃濃的煙火沒有燒毀這條通道,卻把它塞住了,使人呼吸個不暢順。21日就進行了全面的攻擊,鼻咽喉全都燃起戰火。這一天我也進行了廿四小時的抗戰,終沒有被他打敗(看不到我勇敢而又「活生生」地站 在講台上嗎?)。    

 

其五︰

          仁聲的最後一次校對竟然安排了在這一天(即今天),也是唯一的一天。這一天我還和感冒菌作戰。對同學們對老師們都覺得很不好意思,因為在這種情況下進行校對工作,一定會做得不好。作為副編輯,我是否有點失職?是否要為以後出版上的不當負責?誠然這是肯定的。

         在校對的過程中,我一直和吳總說很多似乎大好聽的話,說真那是真心的話。真心的話有時是不好聽的,出自我的口中的更是不好聽。希望吳總明白我,更希望你明白每一個時刻都是學習的過程——做錯了,大不了改過;一次做不成,大不了做第二次;時間預留得一天不足,大不了下次預留一個星期;三個人不足的,下次就多找幾個……

 

反思︰

十二月中旬的領匯特別多,

第一︰

要預留充足的時間做功課,不要等到最後一刻才竣工(動工更是不該),起碼要在交功課前兩天完成,當然是越早越好。如果是合作的功課要更早,因為要估計合作伙伴也要時間來消人你的工作。交功課也不要太近死線,因為老師也需要時間來檢查(越早交給他就會越早檢查,可以越早交回給你)。今次唐宋文、現代文學、Languistic顯然就是辦不到這一點。

第二︰

籌備活動的時間實不宜太倉卒,否則活動搞不好,甚至搞不成。BIS的「陸叔ROAD SHOW」搞得成功,籌備時間起碼用了一個月,需用的物資也早已準備好。系會就職禮不如理想,是忽略了籌備的時間和籌備的工作。只在兩星期前開一次會議及沒有時間作綵排是導致程序混亂的致命傷。

第三︰

搜集資料宜有針對性,這樣可省時及提高效率。不過必要時,可搜集範圍以外但仍有參考價'值的資料,如要做「寫字」的報告,可搜集書法及字體,又或拍攝和寫字有關的片段,如寫字的姿勢、字體的形狀、所用的筆、墨汁的顏色及濃淡等等。

 

建議︰

以我來說,這一刻既重要又緊急的是……到廁所小解去!

……

……

……

緊急而不重要的……沒有,

重要而不緊急的……是睡覺(雖然是放假了,也不能睡太少),

不重要又不緊急的……何必去想呢?

 

因為所有的功課都做完了,所以全身輕鬆了下來,儘管現在已夜深了。

不知我的輕鬆可以維持多久,十天後考試就開始了。

十天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對於虛度光陰的人來說,十天可能只是一天的時間,可對於爭分奪秒的人來說,一天也可以做出十天的量來。未知我向這目標進發可否?

08-12-2004星期三 渴望

渴望,

渴望自己不用說話,

別人也看透自己的心底話,

又或簡單說一句或兩句,

別人就會明白。

是不是痴人說夢話?

總之是一種渴望,

渴望沒有夢話非夢話,

只有誠心不誠心,

就像求神拜佛一樣,

求個心安理得,

讓自己有一點寄望。

 

世上總是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的,

想想自小不會說話的人,

想想常玩「我找你」的人,

想想從前沒有電話靠寄家書和家人溝通的人……

人們明白他們,

「聽」得出他們的心聲,

也沒有用到我們常用的口。

現在我只是渴望做到少言多意而已,

大概還是有可能的吧!

 

甚麼時候有了這奇怪的想頭?

應該是讀了中文系後吧。

在樹仁接觸古文的機會多了,

開始對簡潔的文字產生好感。

拜讀論語後,

對古人所說的「精境」言語實在佩服得五體投地——

這裡所說的古人其實就是孔子。

他的話語發人深省、萬古留傳,

更特別的真的是十分「精境」,

用學術一點的言語說是「微言大義」一書。

論語中孔子的說話最多不過數千言,

但闡釋它的書籍自古以來不下千萬冊,

用以闡釋的文字已是我所不能形容的了。

 

渴望我以後說一句︰「好!」

人們就知我做好功課了、準備好了、踏上征途了、支持你了、認真了、滿足了……

07-12-2004星期 二

常說自己沒有記性,

應該記下的東西記不了,

不應該記的卻忘不了。

「不能」與「不為」應是兩樣不同東西,

不過於我而言,

它們已經沒有分界了,

就像我的腦醬一般混沌一遍。

 

「不能」與「不為」走在一起,

變成了雙重否定,表示肯定,

意思到底還是「能為」。

從語法學來看,

我所講的一切只是藉口、藉口而已!

-----------------------------000-------------------

一個算是讀過書的人,

有點文化知識,

樣貌也算生很端端正正的,

沒想到為了一己私欲,

竟跟人玩「出賣」的遊戲——

形象、朋友、誠信……

唉!

為何世上總有這些人存在?

真是世間的「敗類」「人渣」!

遇上這樣的人是不是人生的不幸?

唉……

05-12-2004星期 日 金山伯伯

        一位從來沒有見過的伯伯——是爸爸的疏堂兄,也曾是「老死」,十多歲離鄉別井到金山去了,五十多年後,回到香港來。他戴著眼鏡,短短的頭髮,說話慢慢的,還是我熟悉的開平話,只是間中夾著"you know" " yeah"的這些美國口語

         初見到他,雖然有點陌生,但同時也有點親切,談起話來也不太難。伯伯比爸爸大兩年,已經退休,精神也不錯。伯伯「浸過咸水」,思想也較為先進,他反對人們吃煙、送煙這個觀點我就非常認同。

          八九年前,他曾回過鄉下。那次算是他第一次離鄉別井後重回故鄉,也是生活條件好了以後的事。他帶著妻子和兒子一起回去,為村民們大排筵席,村民們大多十分高興,唯一些「老兄弟」「大男人」不太歡喜。因為那次回鄉他沒有帶煙回去,煙在鄉下是一種「禮儀」,和酒一樣是要敬的。鄉下人(當然是那些煙民)都認為不送煙、不敬煙,儘管你大排筵席且派利是,他們還是認為你不夠體面的。我曾聽過一些叔伯說︰「……去了美國幾十年,返來連煙仔也沒一支,吝嗇到死……」雖是口頭上的一句話,足也看出他們多多少少有點不滿(曾是兄弟也是這樣)。那時我也以為伯伯是個吝嗇鬼(有錢人總是這樣的),直到今天他談起抽煙這回事,我才知道真相。

         他說︰「我從不抽煙,抽煙一點好處也沒有,廣告也常勸告人們吸煙危害健康。明知有害,我一定不會買,更不會買來送給人……」鄉下人所謂的一些禮儀,來到伯伯身上,一旦和他的信念不一致,他是敢於挑戰的——儘管在鄉親父老面前,也毫不畏懼。

        對於伯伯的認識,除了這一點,最深刻的只有爸爸口中常提到的他倆的「饑餓史」。那時伯伯連一天一餐的條件也沒有,天天挨餓。他總是和爸爸一起想計子︰偷老鼠、熬樹皮、釣田雞、捕魚蝦……總之現代人想不到的,他們都想出來了。不過那時的生活實在太艱苦,如果伯伯沒有往金山去,或許閻羅王又多收一隻餓鬼。

        時移世易,有這樣的轉變,我才有機會和伯伯見一面,而這次忽然見到的伯伯,大概不是偶然而來的。

04-12-2004星期 六 天氣作怪

        一個星期發生兩次見紅事件,有點擔心自己「命不久矣」,卻笑著對弟弟說是天氣的問題。

26-11-2004星期 風騷

        近幾天經常看到甚至聽到有人說「鬼才」這字眼。要算得上是「鬼才」的人不多,相信霑叔當之不愧。可惜他已遠離我們了。

        近來,我耳邊更不時縈繞著「風騷」這字眼。這個和「鬼才」相配的字眼,可不是衝著霑叔而來,而是另一個人。這個人不是東坡居士,也不是青蓮居士,而是一位將在兩年後畢業的文學士。

        這位準文學士相貌平平、衣著素淡、且不會巧言令色、不善歌詞、思想遲鈍,可謂是文人中的低等人。恭維他的人當然可想而知——沒有。但近來不少人說他「風騷」,是甚麼原因?他懷疑過是不是遭人愚弄,但還是不清楚。今天一位校方職員竟也對他說了同一番說話,這人是學生事務處Karen。幾希,世界變了!還是我變了?

        塵世上,誰不想「風騷」,可真正「風騷」的人有多少,我自認不是!

26-11-2004星期鈍腦

白天是白天,夜晚也是白天,

功課不是工作,工作卻是功課。

功課事小,工作事大。

國故今天最大,

本來竣工甚快,

唯電腦這鈍兒,

害得我無法睡。

恨死它恨死它恨死它恨死它恨死它恨死它恨死它恨死它恨死它恨死它恨死它恨死它恨死它恨死它恨死它恨死它恨死它恨死它……

 

24-11-2004星期三聞黃霑先生辭世有感

才子

風流,

名人

不羈,

獅子山下,

留名不留人。

 

時代

變遷,

曲詞

傳世,

香江歲月,

青黃不接。

 

人性

貪生,

天意

難改,

彼時彼刻,

無尋滄海一笑聲。

21-11-2004星期日竊其位而行

曾有個掛著名銜叫「財政」的,計算時錯漏百出,竟無人發覺。當今「竊其位而行」的實在多不勝數。

大型機構顧用了部份誠信欠佳的員工,老板看不到,顧客卻感受到。尊貴的客人就這樣被小小的員工趕走,哀哉悲乎!

20-11-2004星期便宜莫貪

小時候老師常對我們說「便宜莫貪」,初中時老師又對我們說「貪字得個貧」,大學了自己去領會「貪小失大」。「便宜」並不是簡單地指便宜的東西又或錢之類的東西,它的含義可以廣闊到一切對某人有益或有好處的事兒,諸如某人減少千份之一的工作量、有機會和某某歌星見見面、在別人排隊時他不用排、購物時又可享九九折之優惠、以信用卡簽帳可享積分、舉薦朋友加入某某會可享送禮物、幫老板提手提袋以望有較好的待遇等等。便宜的表現形式實在太多,不足以一一陳述。不過想向大家提醒的是︰便宜的外面是糖衣,內面的是無人知曉的毒藥,要小心,不要亂服

17-11-2004星期三長不大的樹

這是一棵樹,

一棵只會隨著時間生長,

卻又長不大的樹。

 

樹曾有過一個又一個美麗的夢想,

到天上飛,

和鳥兒做朋友;

到海裡去,

和魚兒展翅遨游……

又想過站到電視台,

讓千千萬萬人看自己做節目。

多麼美麗的夢想啊!

 

樹曾叫秋風大姐

用那藝術性的雙手,

把地下片片黃葉繡到他身上去。

還對雷雨老兄說過︰

「如果你四季如春地下雨就太好了,

那我也不會天天被石屎大漢監視。

他的高大,實在

令人感到不安。」

多麼美麗的夢想啊!

 

樹啊!夢想多美麗又有甚麼用?

鳥兒從不曉你的姓,

魚兒也不曉你的名;

至於——

風、雨

是隨便給人呼喚的嗎?

 

這是一棵樹,

一棵隨著時間生長,

卻還是長不大的樹。

---------------------------

漸漸發覺

我的日記本已經變成了寫作本,是好事還是壞事呢?不知道,只是自己太懶了,習慣在日記上打上一點東西,不想轉到其它網頁打。也因此原因,我的其它網頁總是很少更新的,即寫作(文章區)也如此。我真的太懶了!

不過細想一下,發覺日記本當作寫作本也不算是甚麼「侵權不合法」的事。在一天裡發生的事,被文字記錄了下來,還是有日記的影子;今天寫作的靈感用文字記錄下來了,充當日記又何嘗不可以。

以後是否應該繼續變下去?我不理了,任老子逍遙吧!

---------------------------

投年宵攤位

跟Jane,Amy, Fenny和Kaman到伊館投年宵攤位,碰到Peter,還有Jeff。 我們都各自投到了一個攤位,不過攤位之價高實在超了我的預算,本來希望用七千多就可以投個心水,最後竟投了八千多,而且那還不是我們想要的。看來年宵策略要重新部署一下。

最後,總覺有點安慰,因為我投的是我和peter及jeff中價錢最低的,全場投標中應該也是最低。我覺得投標的正常印象(一步一步地叫價)在今天被一些人打亂了,底價才1250,叫價者一開始就破口大叫7千8千,像要嚇死對手一樣。結果卻害死我們貧苦大學生。

還是算了吧,大學生隨時都要接受挑戰,更何況這又不是一場可以打得死我們的仗——那只是被我們看作成一個具有學習價值的遊戲而已!

12-11-2004星期讓我發一下嘮叨

對著你,

累了,

久了,

厭倦了。

離開你,

笨了,

鈍了,

停止了。

 

啊,究竟你是甚麼造的?

我總是

捉摸不著你的性、你的情。

需要你的時候,

你偏要

到我找不到你的地方。

 

啊,你怎麼從不可憐我,

我曾為你傷心

一次又次。

 

啊,你知道嗎?

我近來覺得你老了、不夠活力了,

想找個新的、有勁兒的。

 

奈何我們的緣份還未完。

 

11-11-2004星期四為健康打算

曾經告誡過別人,也曾經在自己的網頁上寫過,「要健康,必要做到三八」。現在回看,每次八成飽做不到,每天睡覺八小時只是個夢想,每天八杯水更從來辦不到。看來我真的要為自己的健康打算一下,要不然「老來徒傷悲」。

 

06-11-2004星期 六環保 = 良好的人力資源管理 = 企業的成功要鑰

一個星期前,有個叫BIS的學會搞了個就職典禮,邀請了校內外共十多個學會的同學出席;

今個星期六,有個叫CHKISC的學會搞了個開幕典禮,邀請了商界的領班新鴻基和信和的領導作為嘉賓。前者由一校一會的廿一個人籌備,臨開場前有亂陣腳之嫌;後者由八校八會的廿一個人籌備,臨開場前沒有慌亂之跡。不知是因一校一會不夠來頭,還是八校八會來頭嚇人。依我所見,不是來頭的事兒,而是人力資源分配的事兒。後者能夠做到分工合作,人人有工做,人才也沒有流失。這一如好的電器會用盡新買來的電池,但差的電器則只「選耗」同型號電池的兩三成,是白白的浪費,是極度的不環保。

這兩個星期來的兩個典禮,教會我一條重要公式︰環保 = 良好的人力資源管理 = 企業的成功要鑰

05-11-2004星期查字典

Sit Counter時見到有人從書包裡掏出一個火牛來,

有人問她︰「拿火牛來幹嗎?」

她一邊回答一邊從書包拿出一部手掌般大的電腦辭典︰「查字典!」

這人原來是Karin

<Karin釋道︰「先充電才有電查字典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字學這東西說難不難,說易不易。

試煉金丹與水蛋,

一字便知道。

概要要知還要明,

合書喃喃唸出來。

04-11-2004星期網上有私隱麼?

給自己多一點奔放,

給別人多一點私隱。

網上日記不是隨便公開的。

我知道了,

我也明白。

03-11-2004星期Saturday... Not an easy job

     今個星期六是個不容易的星期六,除了是中聯的「交流營」,又是ISC的開幕禮。考慮了多次、考慮了多方面,最後覺得還是專心做一事、一心不能做二事、二事同做不是易事,不得已選了後者。希望中聯好友明白我的苦衷!

 

我恨,  恨我學              懂了電腦,  又不

                          了解電腦。     

              我恨,                     恨我的

電腦太                                              slow,  超頻

又怕                                                                   溫度

                                                                   太過高。

                                                             我恨,

                                                   恨我無

                                 錢買新電腦,

 浪費青春去苦惱。

01-11-2004星期一靜靜地就回來

時間慢慢回到我身邊,

容許我再次流連圖書館,

看我喜愛看的書,

那是多麼愜意!

時間慢慢回到我身邊,

讓我在星光照耀下的慧翠道上踱步,

那是多麼舒適!

 

啊!書包裡多了幾本書,

背部卻感受不到那增多了的重量,

啊,大概我強壯起來了!

 

啊!坐地鐵的時候,

眼睛沒有偷懶,

只管在那一行又一行的細小字粒間馳騁,

啊,我還看得清楚呢!

25-10-2004星期 一塔羅牌

     從來沒有玩過塔羅牌這東西,今天一試原來挺好玩。

     Roxanne閉上眼睛,神秘地洗著桌上的紙牌,那樣子就像是向紙牌施法一樣,而她也活像一個「小巫婆」。嘩,女孩子真的不可思議啊!

    她分別幫我占卜了愛情和學業。說它準吧,我不肯定,因為還未發生;說它不準吧,我又無法否定,因為似乎都是對的。不過,無論是準還是不準,第一次占卜塔羅牌真的好好玩,同時真的給了我一點啟示——我總是有「戰車」和「魔術師」的眷顧。

    如占卜所描繪,我身邊(更可能是自己的內心)的確有很多束縛,以致我不能專心致志把事情辦妥,但我相信儘管再多的束縛我也能一一解除,因為才二十一歲的我正值人生最有活力的時期。若依孔老夫子所言︰「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志於學才幾年光景,還有將近十年的時間讓我解除束縛……似乎這樣一想,我更有信心了。

24-10-2004星期反思二

     時間安排得實在差勁。四件事本來可以於一天內完成,竟超時了,最後只完成一件。意味著甚麼?是對自己的要求不夠嚴格、是對時間重要性的意識不足、是對事件輕重的衡量不當,還有甚麼?是太過優柔寡斷的不可取性格。

22-10-2004星期「重陽」節

     偷影乞丐既可笑又發人深思,與街頭買藝者談話有樂趣也令人陶醉。

     大概都是因為天天在身邊出現,上學時見,放學時也見,所以生人變成了石頭,再也找不到應有的感覺。今天卻「重陽」了。

      不知所云,總之,有心人不易做,細心人更難做就是了。

19-10-2004星期反思

     行事太慢了,怎樣可以迅速點?

              思緒太亂了,怎樣可以清晰點?

                        睡眠太少了,怎樣可以充足點?

              時間太少了,怎樣可以充裕點?

     成績太差了,怎樣可以提高點?

……

似乎目標清晰了。

18-10-2004星期 一新發現

     今日先是獨個兒的來到旺角,逛了幾圈,發覺很多東西都變了,女人街的露天鋪位整潔了很多,還多了說流利英文和普通話的售貨員,可最令我奇怪的是那大部份是北方來的同胞——我一眼就看出了。他們是探親的,還是非法/合法勞工?真是新奇的發現,你也可以去看個究竟——幾乎每檔都有一至兩個。

       在旺角更新奇的發現是,晚上十二點半了,竟有穿著寬頻公司的推銷員問我︰「上了寬頻沒有……」我想,今時今日的經濟真的如此差劣嗎?白天真的沒有生意嗎?還是想多推銷幾個,多賺一點佣金嗎?但工作也該有 個限時,總不能這樣無時無刻地工作(好像正在訓說自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二套新做的西裝本來今晚可以取回,卻因身材太特別了,而要改造,更要改天再取。雖然是老板娘的錯,但她說得好,我沒有責怪她,反被她逗得心花怒放,尤記得「你的肩膀很闊……像個三角形……」。只要我沒有損失,惹我開心一下亦無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I could not help thinking what standard my English would be when I got my first degree if I keep on 'progress' like now. David reminded me yesterday in the English Writing lesson that "I've found your English is not as good as before." Yes, he's completely right while I found lots of problems in expressing my idea about the task Mr. Lam Siu gave.

 

16-10-2004星期以後還有好覺睡

     貪睡的我鬥不過興趣的催促,乖乖回校上翻譯去。

15-10-2004星期五「經」過一夜

是能量過盛嗎?

還是不愛睡覺?

寧願坐在電腦椅上,

也不躺到睡床上。

眼睛不累嗎?

手指不疲勞嗎?

只管按著鍵盤,

不理眼前已矇矓。

晨光灑到背上,

卻沒有甚麼感覺,

應該是朝陽不夠燦爛。

鬧鐘響起,

我沒有起床,

卻已經端著白飯,

是早餐,是午餐,還是晚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字學「經」過後,很想大叫,很想狂歡一番……最後還是沒有,只是將「一百億」一飲而盡後,又再飲第二個「一百億」。

13-10-2004星期三好一堂翻譯

      阿南的媽咪突然對我說,"Jack, can you do me a flavor?"於是就遞給了一張印滿中文的紙,原來她要我幫她作個「翻譯官」。「這可真的找對人了,我正在修讀翻譯課……」我暗暗地想,不過當我看到那都是理髮的專業用語,就直冒冷汗了——甚麼「直髮吹洗」、「漂染」、「發熱電棒」、「透薄技巧」、「負離子直髮」……都是沒有怎樣留意的生字。半個小時過去了,雖然譯好了,不知譯對的有多少個,得向她口頭解釋一番。

      說自己是讀翻譯的,想起來真的十分丟臉。但不要緊了,發現自己的缺點比沒有發現已經好多了,以後不要再"hair blowing and washing"和"hair beaching and dyeing  "就可以了。

12-10-2004星期二「豆丁」與「阿公」

      晚上來到琴姐(其實是我的姪女)家,碰面了,只見滿臉笑容,是充滿幸福的笑容。她小心翼翼地抱著只有兩隻手掌般長的孩子,是第一次當母親的琴姐的孩子。孩子真的可愛極了,二話不說,我就伸出粗糙的手,在孩子的細小臉蛋上揉了一下,真的太好了——「我又升級了,這孩子會說話的時候,我就是阿公了!」

11-10-2004星期一田徑場上又抽筋

      才練習一個多小時,我抽筋了,還在cool down exercise途中緊急停下來,真的羞得不想見人。離開的時候,全身已經不屬於自己。

      是作賤還是鍛煉?又是作賤又是鍛煉!

08-10-2004星期五Wooh ooh

      太陽快高升至中天了,我不慌不忙地睜開眼睛,張開休息了十四小時的手臂,「wooh ooh...」回校上文字學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BIS是學校無可否認的大莊,新莊成員更是空前虛陷,內部事務也十分複雜,正式會議才到第二次,人事變動已經進行了多次,而且每次都是振動核心的。GM開完後,又到銅鑼灣開內部會議。月亮快高升到中天了,「wooh ooh...」如釋重擔般邁步回家。

03-10-2004星期日黃金超值貨

      在黃金買了一個三腳架,只是幾十塊,功能齊全(三節伸縮、水平三百六十度旋轉、前後搖擺……),超值!超值!超超值!看來以後做半個攝影師完全沒問題。

02-10-2004星期六BIS新莊聯誼日

      正當我和BIS的幹事們在石澳燒烤的時候,突然有個打扮時髦的女仔走到我面前說︰「我愛你!」真的大吃我一驚,但聽得不太清楚,隨即她又更大聲地、像開了咪高風一樣地說︰「我愛你!」整個燒烤場的人都向我望過來,頓時把我嚇壞,又有點莫名的開心——我真的如此有魅力?

     「哈哈……」這時從其中一個燒烤爐邊傳來一大群青年的歡笑聲音,我才發現這個女仔是被人「整蠱」,而我只是一時的「天降艷福」。

      儘管艷福是一時,我們今天幹事們玩得頗投入。未工作,先遊戲、先認識,這是一個好開始,相信我們在新的一年會合作愉快。

01-10-2004星期特別的國慶日

     圍觀者喊打喊殺,當局者以靜制動,卻出手奇快,十步之內已取下對方首級;雖掉了頭顱,心還未死,再戰沙場,誓要報仇雪恥……死了又戰,戰了又死,死了又戰,戰了又死——想不到這就是廟街阿伯弈棋的有趣戰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初次來到California,感覺不自然,但繞場一周及試用器材後就好多了,而且覺得這裡的東西很容易和自己合得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黃昏將近,我和十幾個同志拿著自己的「架撐」,有舊式的,有新潮的,一起衝上寶馬山,並鑽進了叢林。好容易才找到我們的陣地——是幾塊有能站四至五人的石頭,大家都紛紛裝備好自己的「架撐」。大部份同志都架得一個像中童般高大的炮台,「架撐」就放在這些炮台上,並且向著維港主要航道的上空瞄準了。我的炮台不高,只有手掌般高,但對於我這樣的非職業手已經足夠。

     入夜前,所有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只是欠海上那些船隻的一聲炮響。一直等待,一直都聽到其它同志趕著上山的聲音,還看到其他的在附近的幾個山丘上開著電筒,大概向我們示意他們也準備好了,只欠那一聲炮響。

     「轟隆隆……」正是晚上八時,船隻終於發炮了。炮聲一響,整個維港的天空變得一遍通紅。此時,不知同志們按了多少次手掣,拍了多少張相片。

    最可憐的是我,炮聲一響,我的「架撐」就沒電了。當我把新電池換上,煙花的灰燼已經佈滿了大半個維港,東風再一吹,灰燼把所有的煙花都遮蓋了,就連一點火光也見不到。這情況一直維持到煙花發放完畢,真是氣死我了……

進入觀景==>


30-09-2004星期 四想「梳夫」

      本來可以連續有五日假期,星期三、四、五、六、日,「梳夫」到死,現在似乎還是打回平日——追月夜歸,國慶前sit堂、開中商會、補課,還有五、六及日……

      明天不到十二點不起床,一朝一夜的「梳夫」就夠了!

29-09-2004星期三追月渡假日

      追月日,來到洪水橋。把著豆奶疊層層,對著棋盤思沉沉……yes,終於將軍成功!將軍!成功!!

      追月夜,逛到尖沙咀。只求落腳不求吃,門鈴按著,應人?罷卻!唯到海旁麥記寄坐。

26-09-2004星期中秋節前派月餅

     又是施姑娘、又是幾位新青、又是雙黃月餅、又是牛頭角與觀塘……

    破舊的天台還沒有拆卸,淡黃的燈光還沒有消失,酸餿的床位還沒有查封,獨居的老人還沒有遷出……油煙依舊那樣嗆人。

    裕民坊這一帶「裕民」有多少?我不知道,只知道等待收到佳節心意的人有不少。

25-09-2004星期古典詩歌朗誦會

      獅子山下,浸大學堂內,有個古典詩歌朗誦會,雲集了一班詩人、詞人、學者、教授、校長,吸引了愈三百學子。學堂內,朗誦聲四起,時而激昂、時而輕快、時而浪漫、時而憂鬱……充滿變幻莫測的情感,唯不變的是如雷的掌聲。

      嘉賓的朗誦聲加上伴奏的琴箏聲,好像使人回到詞的極盛時期——宋。

24-09-2004星期五敬老晚宴

      中秋節快要到, 扶輪社和社協搞了個敬老迎中秋晚宴,二百多名耆英齊集西九龍一家酒樓,場面少見。多位藝員到臨,帶給老人家無限歡樂。回想香港幾十萬甚至上百萬的老人家,不知有多少位享受到這種快樂?

       宴後,一位姓張的老婆婆因行動不便,我和榮少一同送她回大角咀的家。她的兩條腿都動彈不了,怎樣扶不上旅遊巴士,最後花了不少力氣才把她扶上的士。來到她樓下的時候,看著那殘舊的唐樓,沒有升降機,梯級又窄又暗,真的頭痛死我們了,怎樣把她送上去?幸好,她的一位鄰居出手相助,才把她連輪椅一起抬上去。在那樣的樓梯「扶輪」,十分不容易,險象橫生。我一直托著輪椅的扶手,當上到二樓的時候,我的衣服都濕透了,才中五的榮少當然也是。到了四樓(也就是她住的地方)的情況如何,只可以說艱辛任務完成,辛勞暫時忘懷……

       想到這樣的老人家還要住在這樣的樓宇,感到十分忿怒——政府為何還不清拆這些樓宇,及重新安置這班老人家。相信全港像張婆婆如此處境的老人家為數不少,政府如不再正視問題,一定再次引起市民公忿。

23-09-2004星期四dayoff上課?

          dayoff回校,感覺特別輕鬆,上課也特別自在——又說「dayoff」,又說「上課」,你一定回說我「仲未醒啊!」是這樣的,我今天回校旁聽四年級的課。沒錯是四年級的課,而且興趣是不分年級的。中學生不懂這個道理沒關係,可作為大專生的就未免……Come on開放點吧

22-09-2004星期三 English Writing ==> Calligraphy Teaching

壤學生就是在課堂上搗蛋的學生,滋擾同學之餘又大亂老師方陣,實是一舉雙失。我也是他們的一份子。

今天,小林的兩堂英文堂都給我遭塌了,他分配給自己的英文分鐘屈指可數,但給我引起的書法話題就佔了差不多兩整堂。黑板上的「雞腸」字一個一個地被流暢的「方塊」字取代了,小林口中似乎不存在了Vincent, Carmen, Gloria……而只有顏真卿、虞世南、歐陽洵……課堂充滿著書法的氣氛。

小林真的「禾草蓋珍珠」,雪白的頭髮、古銅的膚色、平凡的鼻、平凡的眼、平凡的耳朵……卻寫出一手妙不可言的書法(其實,他的英文也是很不錯的)。

小林,今天沒有給我們功課,我卻答應給他交功課(下星期交說文部首摹)——我真的想拜個師傅學好書法。

同學們說︰「Jack, 你今次惹起了佢把火啦!」

這樣令同學們上不了真正的英文堂,不知他們失的多還是得的多。我,一定屬後者。

可是,如果真的對同學造成不便,敬請原諒!

20-09-2004星期一詩選

洪爺風趣非常,選詩成為歡笑。頭號種子變「旗啦」,施少文港成表哥。

抹眼矇矓聚一堂,

髯翁侃侃技驚方。

輕歌走近邀相酌,

綠茗拿來當腔。

18-09-2004星期六 有努力,怎會收不到情書?

一個月前,還有點擔心,不知道收到多少情書。今天開會了,要收集並統計了,「情書創作比賽」一共收到了愈半百份參賽作品,反應可真是不俗。鬆了一口氣之餘,真的還要感謝中聯各位幹事的努力。Yeah! 

晚飯過後,甚麼也不等了,立即走到書桌前,一口氣翻看了愈半百封情書。剛開始時,看得有點心動,可是一直看下去,我變得有點錯亂、有點麻木起來了。不少情書都表現得很悲慘、若人憐憫,使我分不清楚那一個是真、那一個是假。要找出一份好的情書來,實在不容易,幸而這重要的任務不是落在我身上,而是在兩位大學的教授身上。這實在遠遠超出了我原來的預計。

期望將要舉辦的頒獎禮會給這個活動來個完美的總結。

17-09-2004星期 五瘦男人

這裡有個建議給去中央圖書館的人,千萬不要等到快要閉館的時候才拿著想借的書去借,因為可能會大失所望。今晚我拿著一本書走到借書櫃台前排隊,輪到我的時候突然所有的電腦時關掉了,職員對我說︰「已經夠鐘了!電腦已經關掉了……」真可惡,九時剛剛過去,就……太不近人情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媽媽近來說我瘦了很多,是呀,我也感覺得到——對不起,媽媽!

廿一年來,這可能是最瘦的暑假,今天在學校的量度中,我只剩下五十七點一公斤,脂肪更只有11%。若然是參加舉重、打拳我定佔盡上風,現只希望不要遇上颱風。

不過,媽媽請不要擔心,我只是瘦了一點,但是依舊那麼強壯,我相信今個學年會比上個學年強壯很多很多。

16-09-2004星期四 好開始

十六號對我來說總是一個好日子、好開始,每逢到了這一天,我總是感覺到無比的活力,對未來的挑戰充滿信心。我不知道為甚麼總是這一天,或許是上天冥冥中的安排,也不管它了,總之我認為好的就行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愛一個人不是易事,兩個人相愛就更困難

好像在"Tuesday with Morrie"中看過類似的東西,不過應該是昨天的體會。

12-09-2004星期想睡覺

感冒的晚上甚麼都不想,只想睡覺。

11-09-2004星期六 倒了

個學年第一次給阿南上課,Ms Lila就送了件尼泊爾式的衣服給我,喜歡極了,只是不知甚麼時候才會穿。那是她從尼泊爾買回來的,這次回尼泊爾,他們一去便是一個月,使我也有點羨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可能o'night吃了太多煎炸東西,昨天喉嚨開始乾痛,今天就感冒了,我終於病倒了!我終於病倒了!我終於病倒了!

JACK, 你口水太多了,還是上床休息吧!

09-09-2004星期

幾天前,衛理營凝聚了樹仁中文系一班新鮮人,更凝住了我的心……銀線灣上人們似乎都成了瘋子,打成一片,我站在沙灘上,只想跟他們一起成為瘋子,奈何……傾盆大雨從天而下,赶走了沙灘上每一個人,我卻想呆下來,讓雨點把我打散,流進汪洋大海……

來到梅窩碼頭,老天好像看透我的心意,又瀉下雨點來……我要走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九月七日,中國奧運金牌選手雲集香港大球場,那怎可以缺少我?來到正中央嘉賓席,即中央前四行,30多位選手就坐在身旁,近在咫尺。雖然沒有拿到一個簽名,卻感到一份無比的驕傲。

九七這天沒有休息過,或許是刻意之故——不想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九月八日回校上學,心不在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天,整天忙著BIS O'NIGHT的事情,卻麻醉不了自己,騙不了自己,為甚麼?

夜暮又到臨了……

03-09-2004星期五 新生輔導日     LG4變成推銷市場

新生輔導日的第三天,幫 BIS 招收新會員。首先是做Cashier,跟著就是sellsman。今天的新生只要是BBA、ACCT、ECON,是我們主要的目標。先來了BBA的的同學,跟著的是ACCT和ECON,都把我們忙得個半死——Jane滿臉汗水,Jessica、Amy Karin Terry講到沒口水,我和Kawa寫收據寫到手震。

在LG4的這幾天都是這樣,leader帶著組員到來,簡單講幾句,解散了,就被當場的sellman圍攻。同一時間,一些同學可能被幾位sellsman圍攻;一些被BeeLeeBaLa的sellsman攻陷,被踢入會,一些則手持十多張的hand bill,左看右看,心大心細,不知入哪個會;一些只是站站、看看、聽聽的過客而已。sellsman為了sell最多的客人,都舒展了混身解數,牽衣的、陰聲細氣的、以快打慢的、利誘的、扮親切的等等。那情景活像個小型的商業社會,尤其是推銷市場。

02-09-2004星期四 新生輔導日     頭腦語言都混亂

新生輔導日的第二天,我和中文系四年級嘉琪師姊當小組組長,帶領新生認識樹仁及分享經驗,感覺到累,但有意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多謝WY和CARMEN幫我 pack  O' Camp 物資,但今天我的語氣可能令你們感到不舒服,請原諒,我絕沒有埋怨。我口快說了那句話,只是不想耽誤你們的時間(你們都很趕時間似的),讓我自己想法子解決,就可以了。

WY,多謝你在歸途中來電安慰,其實你沒有錯,只怪我表達得不好。說真在聽到你們說「好像發脾氣似的」後,我倒有點不快之意,因我一向都是個不發脾氣的人,那些發脾氣的人,我是極為討厭的。回家路上我一直在反省︰是我的錯嗎?錯在哪裡?聽到你的電話,我也立即覺悟了,想通了,原來自己太固執了,放得不夠開。

01-09-2004星期三 新生輔導日      種族歧視講座

新生輔導日的第一天,我的心情沒有當年的那樣緊張。今日我當上了學生助理,老校長去到那裡,我就去到那裡。老校長雖坐在輪椅,卻精神奕奕。當我們抬她下樓梯的時候,她不時向我們揮手,示意多謝。

老校長的辦學精神的確令人萬分欽佩。今天能夠為她老人家推一推輪椅,略盡一點棉力,可謂十分榮幸,也希望藉此向她表示尊敬。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晚上到soco聽了一個有關種族歧視的講座,是由前平委會委員余仲賢主講,聽眾以南亞裔人為主,間有幾名大學生、一位教授和幾位職員。講座全程用英語,但由於余先生談套不拘不束,並向我們派發講義,不十分難明,反而對南亞裔聽眾的發問「抓頭」。

種族歧視是社會的問題,是香港的問題,也是世界的問題,每個人都有義務去了解它及阻止它的發生。講座中帶出了解決的方法︰立法和教育。十分值得我們深思,更值得高官們深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I've got a message from Anand's Dad that he asked me when I would be available for giving tutorial to Anand and he missed me very much. It was the second called from Anand's family, asking me to do that. But what my replies to them were the same, " I am sorry I've been very busy these days and it will be also very busy the coming week..."

Well, yes, I missed Anand and wanted to give him lessons too, but things always goes against expectation and the hectic schedule did not allow me to do so.

I hope I will be a tutor to him very soon.


31-08-2004星期二難得「空閒」

中午到東頭村幫Judy修理電腦,由「診症」到「治妥」只需片刻,但交通時間卻用了我一個多小時,等了巴士2D四十分鐘也不見蹤影(白白浪費了我四十分鐘的青春),恨不得打電話去消委會投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下午我們一班「二打六」的中文系同學(我和WY、CARMEN、YEN、MAVIS、KK、RICE 和DAVID)到北河街打羽毛球。

說「二打六」原因有二︰

            一,同學中二男六女,打成一遍

            二,我們沒有一個稱得上有技術,不是「二打六」,是甚麼?

二打六中我又是表表者,不知是可喜還是可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打完羽毛球,吃完豆腐花,再到福榮街買閃燈。這閃燈是迎新營要用的,當我拿著剛買下的閃燈,心裡又是一番感概,感概自己沒有好好爭取,爭取自己認為好的,好的就「眼白白」消失了。其實這一次,買閃燈代營火是我的主意,可是有人半信半疑,我也不了了之,以為胎死腹中,幸YEN認同我的意見,強化買閃燈的意念,終於買下來了。

現在想起來,更覺得爭取的重要,奧運金牌是爭取回來的,名譽是爭取回來的,成績是爭取回來的。

再想一想,我還有甚麼要爭取的呢?對,就是……

 

29-08-2004星期 日 奧運尾聲  中國再添三金

奧運賽事自13號開始至今已接近尾聲,可是今天的賽事卻是最精彩的。

首先是進攻形的女子抬拳道,接著就是令人拍案叫絕的女排決賽和緊張刺激的男子十米高台跳水決賽,中國都奪取了金牌。這也是中國突破上屆悉尼奧運奪28面金牌數目的三塊金牌,成績令人驕傲。

說回女排決賽,中國對俄羅斯,中國在俄羅斯的強攻下,失去前兩局,但到了第三場中場,陳忠和教練以周蘇紅替換了王麗娜,周的快攻和強勁扣殺使俄羅斯摸不著頭腦,比數開始追近,並追成局數一比二。

第四局開始,中國已經掌握到俄羅斯的節奏,多次攔網成功得分,唯對方的「高娃」超手扣球實在太厲害,比數追得十分接近。中國一點也沒有緊張,反而打得更放、更投入,配上多變的戰術,終再取一局成二比二。

第五局開始,中國越打越順,無論攔網、扣球、傳球都十分出色,最終以15:12取勝,再次奪回奧運女排金牌。

中國女排今場打得實在太好,在落後二比零的情況下,能夠沉著應戰,連追三局,更令人欣賞的是她們拼命追球(救球)的精神,還有她們就算救不了球也不唉聲嘆氣的態度。

「中國女排,你地係得既!」

 

27-08-2004星期 五「全職」導遊

晚上兩點多就睡了,早上突然醒來,發現已是八時,覺得好像白白喪失了幾個小時一樣,百般內疚—因為臨睡前,跟自己說要四點半左右起床。誰不知,唉……歎自己太累,歎自己不夠自覺,歎自己做事太慢。

九時又要到社區帶小朋友到東涌及機場旅行參觀。唏唏噓噓、混混亂亂、叫叫喊喊、走走吃吃、看看立立、勞勞累累、等等等等……每次東涌旅行都是這樣,沒有改進,真令人有點吃不消,幸而所有小朋友都喜歡我,大人也是,才不至「累死」。

九時多才歸家,腳有點痛,見床便想一臥不起。

 

26-08-2004星期 大頭蝦  小腦袋

大頭蝦,忘選科紙︰離校途中,如果不是wy和Carmen的提醒,我已經忘掉選科的事情,真有點可怕(今天是deadline)!

小腦袋,看幼兒書︰勿忙選科後便下山,竟被不自覺的腳步帶到中央,是為渴求一刻的寧靜,還是……

我按了幾下電腦,就走到藝術音樂區,掀了幾本音樂書,最後捧著一本«幼兒鋼琴教學問答»,輕步離去。

 

23-08-2004星期 喜尋記事首彈琴,三五師表曲散堂

失蹤一段日子的記事,在弟弟的床上再次浮現,高興也重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最後一次

英文補習堂,人不多,也不少,接近十個。我開始不需「吼叫」,感覺比第一堂好多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首次依琴譜彈鋼琴,心不應手,如同鈍胎。連彈一小時多,手已僵硬如石。莫說彈琴不用力,試後才知彈琴激!

20-08-2004星期當編輯遇上編輯

今天和吳總編輯及孫宣傳到尖沙咀獲益商討仁聲出版事宜。

那辦事處一疊疊像山般的書給我們嚇了一跳,可裡面人不多,只有兩個,一個是給我們開門的應該是接待員,另外一個就是坐在辦公室的似乎是編輯的中年人。接待員示意我們到辦公室,編輯見到我們來到了,很有禮貌地說︰「不好意思,讓我收拾一下,你們稍等。」他的桌面真的沒有一寸是空出來的,不是書籍,就是稿件紙張等。

本來有點擔心這次會談可能是十分官方式的,但是編輯的親切,真的使我們的擔心消失得無影無蹤。當提到他的兒子,我們就更「同聲同氣」了,因為他的兒子黃海維就是我們的師兄(其實心中也是我學習的榜樣)。暢談了二十多分鐘,我們就離開了 。離開的時候,吳總編輯談起黃總編輯 是東瑞時,我真的吃了一驚——著名小小說作家東瑞就是剛才跟我們談話的黃東濤總編輯——笨孩笨孩唯獨我,有眼不識泰山兮更是我!最令我感到慚愧的是,我作為中聯的副主席,我們已邀請了東瑞舉辦小小說寫作班,但當我看到他的名片時,竟沒有想到彼「東瑞」就是此「東瑞」。

為如此的一個副編輯,我慚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離開了出版社,再逛進了書店。「書」今天給了我很特別的感覺——先自信,後慚愧,再舒暢,最後滿足。

14-08-2004星期雨中燒烤

「燒烤才下雨……」沒問題,原來下兩也可以燒烤,而且更加有趣。有趣的是可以看到燒烤時少有的景象——狼狽避雨、爐邊撐傘還有食物不動,主人已走……我們新青十一人站在樹林,無奈地看著快要被雨點滴滅。

「一會兒一定會好天的……」二三十分鐘後,雨點真的變小了,火爐還有點紅光,原來還可以繼續我們的燒烤。

10-08-2004星期 二好忙啊!

今天真的好忙,早上忙著問朋友放榜情況,幫手找找資料,去卻徬徨。入夜七時,飯也沒吃,就趕到城大開會。BIS的幹事們真是鐵打的,滔滔不絕地連續地坐了幾個小時。城大食堂關門了,就到又一城食堂,又一城也關門了,大家還不願意走。穿插食堂,不是因為那裡有美味的食物,只是因為那裡可以容下我們七條鐵打的身軀。回到家的時候,暀W的鐘告訴我已經十一時二十分了。

剛吃過晚飯,已是第二天的來臨——忽然,電話鈴聲響起了,心想這麼早,又是哪個會來「催」我交「功課」呢?立即覺得「公務」又來了。幸好是個只管笑的吳學術打來的,還以為有甚麼好消息,誰不知是bad news,笑哈哈地說明天不跟我們一起共進晚餐。真不明白,謝絕邀請,有啥好笑?追問原因,還是笑著不答,好像有所隱瞞似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乍看之下以為這吳學術有些不正常,事實她真的有點不正常。這吳學術,才廿來歲,頭髮長長,染有少量褐色,衣著甚為成熟,特別之處奇多,這裡略指其一二。喜歡突笑——在不知道何緣何故之下,會突然大笑起來,正如這凌晨的電話,她就一邊說一邊笑——我覺得她好像是靈界來的東西,有點不可測。她喜歡自稱自己為「弱智兒」——因時間所限,欲知她是否真的弱智,且聽來日分解。

04-08-2004星期痛快的一晚

花言巧語我真的不會,只會實實在在地寫下自己要寫的簡單心話,所以我要造個形容這一刻的我的句子——就像卸下萬噸重擔,不卸不快,哈哈,哈哈哈!

02-08-2004星期鬆一口氣

追問之下,原來我的寶貝被表弟拿回家了,才鬆下一口氣。

01-08-2004星期痛心的一日

正要寫字之時,發覺寶貝鋼筆不見了,心痛不已;正要查看時間表的一刻,發覺記事本不見了,記憶好像被抹掉了一樣。是誰拿去了我的寶貝?是誰拿去了我的記事本?快歸來!快歸來!


31-07-2004星期親親大澳

        從巴士的窗口望出去,一片黑暗,這已經是最後一班車了。

        突然,巴士慢了下來,好奇地向前望過去,原來是兩頭黃牛,其中一頭身型頗大,另一頭則較小,一起躺在馬路旁,不知是不是一對牛情侶?雖然巴士來到了牠們面前,牠們卻瞥也不瞥一眼,只見牠們的嘴巴慢慢地張開了,又合上去了,似乎在談說甚麼凡人聽不到的東西;尾巴輕輕地向左搖搖,向右擺擺,樣子優柔得很。或許,牠們正在陶醉山間的寧靜。此情此景,巴士怎能擾動牠們,按也沒響一下就繞道而行了。黃牛們很快就在暗黃的馬路上消失了,然而牠們那優柔自得的樣子卻深深地印在我的腦海。

-------------------------------------------------------------

         經過了多少個高的低的山,繞過了多少條彎的直的路也記不起來了,來到了東涌的巴士站,我知道,大澳的精彩旅程要在這裡結束了。

進入大澳的時候是昨天的黃昏,也是從這裡出發的。我身穿綠色迷彩上衣和一條及膝短褲,和三個「市區同學」及一個「大澳女孩」坐在11號巴士的最後排,連續「搖」了四十五分鐘,才到達我們目的地——大澳。

        一下車,大澳女孩就像跑步一樣走在我們的前面,或許是我們比原定計劃遲了很多的原因吧。穿過幾條彎彎曲曲的街道和兩條吊橋,我們步入了棚屋區。那是新基大橋附近的棚屋。所有的棚屋都是架在海岸旁、海水上,都是木造的。第一次在棚屋的中間走過,感覺很特別,每一步都「咯咯……」的——那是鞋底和木造的「地面」互相磨擦發出的聲音。我一邊走,掛在走廊一面的咸魚味一邊撲向我的鼻子,「嗯,很純正、很咸、很臭……」不禁想起小時候媽媽晒的咸魚。這裡的走廊都是在棚屋的前面,都是像進來時所經的馬路一樣——彎彎曲曲。很快就來到了我們的住屋。這間屋最少有三百呎,門前是一個大露台,也可以說是走廊的一部份。大露台的外面是海,可這不是平時一望無際的海洋,而是一條充滿海水的河流,兩岸是一列列有點舊的棚屋。

         晚上,我們沒有外出,全都留在棚屋,或許我們都知道只是在這裡逗留一個夜晚,機會難得吧!事實上,五個相識不足一年的同學能夠住在同一間屋裡,說說笑笑,已經是十分難得的了。

        當晚的天色實在不錯,月光照遍了整個天空,照在時厚時薄、時有時無的雲朵上,照在停泊在棚屋前的一條條漁船兒上。我們就是在這樣的一個晚上,坐著、圍著,開始了我們的燒烤晚會。

 

        第二天早上,我起來得特別早,正因為這樣,我收獲的也特別多。站在露台前的木欄杆前,感受朝陽帶給大澳的生氣——蔚藍的天空、鵝毛般白的雲朵和翠綠的山丘是給人無限的力量,停泊了一夜的漁船兒紛紛轉動了馬達,向大海的方向開去。海面上既留下一道道如詩畫般的波光,又留下了「轟轟……」的馬達轉動聲。漸漸地、漸漸地消失了;漸漸地、漸漸地又出現了;漸漸地、漸漸地消失了;漸漸地、漸漸地又出現……

      這一天,大澳女孩帶我們行山,或許只有她才知道在哪裡才可以看到大澳最完整的景觀。事實上,行山給我們的不只是完整的大澳景觀,還有在行山路途上留下的我們的歡笑聲,那是一種滿足的感覺。

      黃昏前,大澳女孩帶我們到「二澳」,做只有大澳人才會做的事情——「踩沙伯」。沙伯是一種像蜆的海產,踩沙伯就是用腳把它從沙泥中踩出來。二澳這個海灘一點也不小,人們站在海灘中,就像毛蟲一樣小,它的風景更是美不勝收。不禁感歎︰要找美的東西,不得不來大澳。(不知大澳女孩是否認同我這城市小子的意見)

       卷著褲管、光著大腳板、澗著水、搖著腿,我們開始了踩沙伯的行動。幾分後,我的汗水沾失了衣背,卻沒有一點兒收穫。心裡不禁產生了一個疑問︰難道我踩得不正確?很快地,有人興奮地大叫起來︰「我找到了,我找到了……」原來安安已經先拔頭籌,踩到了一個沙伯,有三分之一個手掌般大。「努力啊!快點踩個出來!」是誰的嗓門,叫得這麼響亮,叫得這麼振奮人心?原來是大澳女孩,她似乎比我還緊張呢。「好,我就給你踩一個出來!」我暗自地在腦子裡下了決心,於是使勁地踩、使勁地搖,頓時我的腳好像變成馬達一樣。幾分鐘後,馬達腳下終踩到一個又硬又滑溜溜的東西,彎下身子,伸手摸一摸,「哈哈,我終於踩到了!我終於踩到了!」是一個有半個手掌大的沙伯。大家又驚訝又羨慕的望著我手上的大沙伯,我卻十分滿足。

        站在海水裡,我一邊踩沙伯,一邊欣賞夕陽「落海」的美麗景色。心裡很想吟一吟︰「夕陽無限好……」

       黃昏很快就被夜暮覆蓋了,夜暮又是另一種吸引人的地方。不過,越是美好的越難長久保存或擁有,像這次的大澳一行,很快就要結束。不捨之意、傷感之情總是在這樣美好的時候侵擾人們。正想說︰「可以讓我多留分鐘,多看你幾眼嗎?」無情的巴士在這時候開了過來……

28-07-2004星期三城大會了,回家再會

開了整整一天的會,感覺怎麼樣?還不錯。不累嗎?做自己該做的、做自己愛做的;看自己想看的,看自己愛看的……就算廿四小時也不覺累!

27-07-2004星期二BIS到北角天后找REFRESHMENT SPONSOR的日子

他抽煙、他染髮、他說粗……但是他卻很多地方讓我學習。

一路上,他都是那樣的投入。他沒有因為這間餐廳大、那間餐廳小,就放棄;也沒有因為這服務員不禮貌,那服務員不誠實,就放棄……最終我們找到了不錯的食物贊助。

作為市場拓展部的幹事,他真的做足了100分。最可貴的是他願意和我這個資訊及科技部說話笨拙的小幹事分享交流市場拓展的技巧。

~~~~~~~~~~~~~~~~~~~~~~~~~~~~

小插曲︰中央外面,電車軌道旁,一個不留意,就給我們碰上了!有點神,有點不信!

26-07-2004星期一fit fit

時下減肥成為一陣猛風,吹進許多香港人的心裡,我卻不以為然,因為從來我都只是fit,沒有fat過,只不過好像過於fit。今天和表弟度一度,發覺他的腰圍足有廿八寸,比我還要闊呢?他只有十歲!

22-07-2004星期 四一分收獲

入讀樹仁的第二張成績表,沒出息,喜幸還有一支火箭。一分耕耘,一分收獲,這裡顯然就是分收獲。

21-07-2004星期三真正的寬頻

前幾天有線寬頻換了個modem,發現下載速度出奇地快了很多,達到接近1M,不過上載速度還不見有進步,依然只有10K至幾10K。或許以前,下速只有現在九分之一,覺得現在下載起來暢快非常,就像剛疏通了的河道一樣。

心情暢快,幹活也快,不消一會便學會了用YAHOO MESSENGER和制作PDF。

19-07-2004星期再教英電班

開始的時候總是困難的,任何事情都是,包括教小朋友。今天是桂林街的英語及電腦班的第一天,學生由5歲到11歲都有,實在有點難「教」和難「搞」,可是我這個人就是喜歡挑戰難度,怎樣難也難不倒我!

17-07-2004星期六做個爽快的人

今天和阿盛及輝哥到綠林吃糖水,一邊吃一邊感慨,原來自中三畢業已經五年了,換句話說,他們已經足足工作五年了,這——就是時光。時光令他們成熟,但時光改變不了他們的性格。輝哥還是那樣寡言,阿盛卻無論說話還是舉足都是爽快無比。說爽快,朋友中他給我的印象是最深刻的。每每想到他這樣爽快的性格,我就自愧不如。

爽快本來是我的性格,現在卻要反過來羨慕別人,真悲哀!

晚上靜坐的時候,腦海再次泛起這件事,不禁覺得過去太多事情做得婆婆媽媽,不能再這樣下去,應該做的就要爽爽快快。

14-07-2004星期三入夜難寢

暑假以來,

我整天只惦記著城大,

可是來到城大,

又總自己長不大。

 

看見天空的美麗?

哈哈,美麗。

愛美麗?

 

笨小孩、野小孩還是戇小孩,

老天笑我竟敢提。

無題有提

有花須折直須折

莫待無花空折枝

13-07-2004星期 二男人最痛

人生最痛苦的經歷是甚麼時候,我記不起來了,可是今天是我感覺到最刺痛的一天。

 

中午時分,我來到了油麻地九龍行的痚楚C身穿粉紅色的女接待員很快就幫我登記了,隨即又來了位白色女護士,把我帶到一間十分光亮、設備又先進的房間。在醫生的指引下,我脫下了帽子,坐到一張會搖動的椅子上。他問︰「是第一次嗎?」我點點頭答了他。「第一次會痛一點。」說罷就把探燈移到我的頭上,女護士也給我帶上太陽眼鏡。我頓時感到房間暗了下來,也開始緊張起來。「請張開嘴巴……」我按指示張開了嘴巴,而且張得很大很大。

 

醫生先給我來個整體的檢查,然後,耳朵隨即響起了「吱吱」而又尖銳的機械聲——我不敢看醫生手上拿的是甚麼,只希望不要弄得我太痛就行。我感到有些十分冰涼的水射到了我的牙肉上,開始時是冰涼的,不一會兒,就感到痛起來,越來越痛。一定還有一些甚麼銳利而又高速轉動的東西探進了我的嘴巴裡,我感覺到那東西把我每個牙齒上的牙肉都翻開了,好像千個針頭深深地往牙肉插進去,痛得我直冒冷汗,痛得我想尖叫——無奈,若果我大叫,嚇得醫生一不小心,我可更……

 

我的腳伸得直直的,直得像僵屍;我的手也硬硬的,硬得像打了石膏;最硬的還是嘴巴,肌肉也快要變成鐵了,醫生使勁也撐不開,於是停了下來說︰放鬆點……」。這時,我才發現我太緊張了。的確是痛得不得了,可一定要完全地根據醫生的指示,這一點我是明白的。於是,我開始了想像大明湖湖水的平靜、達摩禪師面壁時的超逸心境還有躺在沙化上的舒服……

 

「舒服」的感覺持續了半個小時,我好容易才離開了那個座位。離開的時候,我還向醫生(四眼哥哥)連續說了幾聲「多謝」。

 

回到家裡,己經不痛了,可是想起那「吱吱」的聲音,我的四肢都好像變成了果凍——發軟了!

09-07-2004星期 五入夜難寢

已是淩晨時,

關了燈,躺上了床。

 

輾轉反側,

竟入不了睡。

 

發覺今晚

窗外的燈光,

似乎特別單調;

床上的鐘錶,

「的答的答」得特別遲頓。

還有風扇

不像樣,

得特別慢。

01-07-2004星期遊行好還是游泳好?

七一不去遊行,而去游泳;不是不想爭取民主,而是想反省一下。

去年七一高呼「反對惡法」,我十分認同,也盡公民一份力量,穿上黑衣,走到維園。今年七一,我似乎未想清楚目的,去還是不去,在腦海翻來覆去……既然這樣,去浸一浸水,反一反省。

不過除了在泳池,整天都穿上「敬酒不飲飲罰酒」。

新聞報導後 ,就作了一副形容今天的對聯︰聲高衣服白,火熱汗珠濃。


30-06-2004星期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三人行,有我師」使每人都有一種自信的喜悅。得Carmen穎欣不厭棄,駕臨寒舍,並讓愚暫當一天之師,心裡竟沾沾自喜。

28-06-2004星期廿一歲

話說今日是牛一,對個人來說意義不大,只是變成廿一,在父母眼中卻是長大。單身來到城大,轉身又說到又一城,有點暈,不過還覺好。度過牛一而非單一度過,乎復何求?

樹仁四女一子,在又一城的一角燃點了蠟燭,唱起了感人的牛一歌!會後我也心懷一詩歌︰

又一名城內

驚聞四女歌

難忘今廿一

欲泣愈黃河

27-06-2004星期十二時的鈴聲

深夜埋著頭,提著毛製的筆,在黑色的線條上留下情……

午夜鈴聲突然響起,不是「兇鈴」,不怕,馬上接聽,是歌聲,想不到……

心裡感覺很好,卻只說了一句︰多謝。夠嗎?

24-06-2004  星期 四 天之嬌子

沒想過尼泊爾小朋友過生日如此隆重,他只有七歲,慶祝的人卻有十一個,收到的禮物鋪滿了一張床,他媽媽準備食物也用了大半天。「天之嬌子啊!」

,己經在山東流連了足一星期了,很不捨得那裡的人情味,那裡的文化氣色,那裡的怡人氣候。不願走還需走,那裡畢竟是客,香港才是我家。

12-06-2004  星期 六 想睡覺

明天乘早機往山東,今晚想睡個好覺,不過還有很多事情未完成,恐怕又一場夢了。真是「好夢難求,無夢常有」。

09-06-2004星期三回母校

約了龍爺、利賓納、陰濕回德仁母校。

08-06-2004  星期 二 難言

無知覺無痛苦還是無憂慮

愛智慧愛美麗還是愛瑪麗

 

有慰問有眼淚還有祈禱

是可惜是可愛還是可喜

 

向左走向右走還是向前走

對你說對我說還是對她說

 

是愛心是耐心還是細心

問carmen問david還是問wingyan

 

04-06-2004星期五六四雜句

當年六四

愛國分子用鮮血染紅了廣場

 

今年六四

愛國分子齊坐在維園球場上

沒流半滴血

可是

他們呼喊「平反六四」的聲音

傳遍了雲霄

傳遍了地府

傳遍了東方

傳遍了西方

 

為何你們愛國愛得那麼舒服

        我們愛國愛得如此殘酷

為何你們要開槍

         我們要擋槍

 

為何我們的母親要被你們關進牢

為何我們的愛國要被你們趕出國

 

靜坐何罪

集會何罪

抗議何罪

……

愛國何罪

03-06-2004  星期「身無重擔輕如燕」

「身無重擔輕如燕」不知是別人作的,還是自己亂吟出來的,無論如何,這一刻我就是想到這樣一句話。不是說自己現在「身輕如燕」,只是覺得很難會有這樣的時刻;也沒有怎樣強求過,只是想過。此刻,我能坐在電腦前,說出這些話已不易——回想放假以來一個星期,公事(系會、學會……)不斷,私事不談。

不知是錯覺,還是直覺,認為人太過輕浮總是不好——是「輕鬆」還是「輕浮」,已分不清,反正都是太過「輕」就是不好。


30-05-2004星期日住在板間房過六一兒童節的兒童

SoCO在大角咀搞了個兒童板間房新聞發播會,近三十位小孩子在桂林街的天橋下,用棄置的紙皮箱搭建了一間「房子」。

那「房子」不到一個青年人的高度,只能曲著身子走進去。裡面暗暗的,比天橋底下露宿者之角更陰更暗,幸而有一點風兒,不然準是把人嚇死熱死!「屋頂」也是用紙皮造的,風兒吹過,它就像快支持不住的,奄奄一息的老殘病漢——他時起時伏、微起微伏的胸膛,看起來,真令人傷心。紙皮箱給人的感覺是棄置,「紙皮屋」給人的也是如此,可是今天「紙皮屋」裡的小孩子們呢?天橋底下的「紙皮屋」和「紙皮屋裡的孩子」只是我們弄出來給香港市民、香港政府以新角度留意的一個舊訊息,他們所表代的是二萬多位居住在板間房的孩子們。今天他們在記者及議員們的目睹下,掙開了束縛——把「紙皮屋」拆破了,可是對於那用木板做的,甚至是用鐵板的板間房,他們的手足不是顯得太幼嫩了嗎?

香港現時有近七百萬人口,可是曾經留意過這二萬多位小孩子的人有多少呢?後天是兒童節,不知他們怎樣「歡渡」呢?

28-05-2004  星期五徹夜不眠

是太輕鬆還是太熱,三更時分躺不久,眼睛「碌碌」合不著,走到橙黃色燈光下的書桌,竟又翻起書來。恰似三更燈五更雞的男兒,亦似「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的易安。

27-05-2004星期考試之後

考完試,心曠又神怡,直去唱k到四時。飛飄回家洗地又洗衣,爭分「洗腦」更莫遲!快人心事。

26-05-2004  星期日今年佛誕我懵「左」

到圖書館溫書沒幾個小時,突然響起了蕭邦的樂曲,嚇了我一跳,怎麼這麼早就播音樂?是甚麼特別日子?回家才發覺今天是佛誕,我真的太懵了。

24-05-2004星期維園遇高人

其一︰文概考畢,表現平平。尚餘文史,胸竹有成。

維園打球,兩場之後,高叔有言,小子拍球,異於他人,實而不浮,大陸波路也,若毋言漏,小而學技,必法陸友。吾嘆而驚,何為人也!料事近神,無一字誤。由頭再看,再三打量。

此高叔者,年過六十,無中年象,鳥髮濃密。身逾六呎,手長七呎。步履尤穩,如動之塔。球技湛絕,籃底之下,無人匹敵。射術一流,三分線外,十中八九。執球亦穩,任挑不動。傳球夢幻,敵人難捉。虛勢更妙,實而非實,敵人眼花。不得不嘆,球場猿人。

高叔坦言,吾進球場,已近半世,十八港隊,三十收山,風光一時,無人不知。同坐一旁,觀青年賽。笑指球場,今人打波,不知何物,執球無力,射波水皮,胡亂插花。最不入目者,乃自以為是,手控其波,抿其臭嘴,不得一世。

高叔所言甚是,值得深思!

23-05-2004  星期日碰舊日

今早在「大家食」碰到了德仁的師弟,又使我想起了以前在那裡的時光。不過看到他,我有點感概——他該是我認識的最後一屆師弟。記得他中二時我中五,如今他中五了,我也畢業足足三年了。真是光陰似箭!

今晚在中央碰到了「千禧萬里行」的團友,是會耍功夫的 Elaine。久不相逢,話題不多。你我兩句,揮手應和。六日成友,四年點頭。夫世情也!

19-05-2004  星期五連夜趕工

古導報告連夜趕成,成作僅兩頁,功夫豈一日兩夜?功課雖交,仍覺有愧。

20-05-2004星期四  不知好歹的學生

今天考完古籍,一無生氣,溫得較多的史記不出,最容易取分的書籍流變又拿不到分……很慘喲!「死亡」已離我不遠了。我連古導報告還未交,同學說我太過分,我覺得說得很對,我更覺得利用了教授對我的信任,也辜負了他對我的期望。覺得萬分不該!

19-05-2004  星期三戌時的幽會

自下學期開始,很少到樹仁拉記去。每次放學都想去的,可是公務纏身,逼不得已背道而別。若說與它幽會到戌時,此是第一次。戌時後的拉記,空調關掉了,很靜很靜,只聽到翻紙聲和踱步聲。在這裡溫書,庄子和荀子的思想似乎更容易入腦。

12-05-2004  不知是否奏效

我一向笑哈哈的,不代表不嚴肅,對甚麼人都是,包括我的學生。我的第一個外籍尼泊爾學生,今年就讀小四,性格開朗,又活潑,可是有一個壞習慣,總是不依時完成我給他的功課。一次如是,兩次如是,大概他以為我已經不在乎了。每次要求他交功課,他總是裝著忘記了的。以前我沒有罵他,只是怕給他太多壓力了;今天我不「罵」他,只怕害了他。於是今堂結束前,板著臉對他說了一番道理。

記得以前好不容易才得到老師這樣的訓導,也不是所有學生都有機會給老師訓導的,所以每次訓導總是留下深刻的印象。那不是「囉唆」的幾句話,而是學做人的道理。希望放到尼泊爾學生身上,也一樣受用。

10-05-2004  樹仁學院宿舍文康大樓平頂禮誌

其一︰又是懶散之過錯,早上文概又錯過,唉!其實惡習不算多,一個已經唔多妥。仰天呼叫誰是我,莫太傻,做回真我要嚴苛!

其二︰五月十日,樹仁文舍大樓平頂禮,教局局長蒞臨添光輝,校長校監校董均來齊,還有師兄師姐和學弟。

辛勞三十有三載,耗竭兩老億萬財。為何?

七十年代兩大學,身懷絕藝無舞台。何如?

智變寢舍作校舍,好讓有志者成才!及後?

八零年後臨良驥,傲視港英三束裁。妙哉!

瀝血嘔心多十歲,圖書大廈終成哉。達與?

又聞學子有酣夢,再覓雲天得寸臺。竟然?

千禧始建文康舍,萬丈何愁風雨哀?夠矣!

十一科中七學士,明年大學正名來。仁願!

其三︰日落西山,余坐中央三樓苦作詩,忽然有人詩贈我,不知搞邊科,說句︰「詩贈知音哥!」轉頭欲問是哪位哥哥,發覺是位叔叔不是哥哥,「呼嘯」一聲已經走左,留下影印的詩歌。細看平仄也不錯,可惜我不是東坡,又 不是「波波」,內容不知是甚麼,枉為「知音哥」!

今天真是好事怪事多消磨︰)

07-05-2004  書法班

上,常生為我們帶來了幾本碑帖,分別有四個版本的「張黑女碑」,還有另外兩個學習秦篆和晉小楷的剛開始時,常生小心翼翼地從皮包裡掏出四本幾本碑帖,都已經破了邊,並發了黃,看上去好像已經跟了他幾十年那樣。他把四本不同的「張黑女碑」同時展開在桌子上,並叫我們細心地看看有甚麼不同。我們凝視了許久,只發覺其中兩本十分「像樣」,但又說不出來,最後還是由常生指了出來——字和筆劃的清晰度不同。這些都是臨貼時極為重要的,可是我這個愛好書法的人竟沒有留意到,深感慚愧!這也令我發覺到常生學問之淵博,跟他謹慎細心是分不開的。

雖已是書法班之第三堂,真正執筆寫字之機會不多(其實我一字亦未寫過),但我覺得在常生之獨特授課三堂後,自己的書法造詣已經升華了不少!

下午,常生為我們《仁聲》做了個專訪。常生談笑風生,把我(記者)、Carmen and David(筆錄者)都吸引住了,想不斷追問,唯時不留人,故暫未可把這次專訪變成「宗豪列傳」,哈哈!

03-05-2004    進步了

今天孫老師派回了最後一篇作文,我寫的題目是「我的同學——蘇恩」,只是沒有想過會得到這樣的評語︰「文筆成熟,記事豐滿,人物特點突出」。心裡甚是高興的。記得第一次的作文,只得「文筆通順」,現在看來進步了!進步了!進步了!

01-05-2004     危危乎兮,吾爾哉!

考試即將開始,尚未正式溫過書,危危乎兮,吾爾哉!學期快要結束,還沒怎樣交過功課,危危乎兮,吾爾哉!


28-04-2004     系會紀錄

第十一屆中文系的第一次學術講座、第一份刊物《國故》出版、第一次監委會與幹事會聯席會議、中文週書法比賽頒獎、福利品派發……全部都是今天發生的事情,我想這一定締造了系會一天發生最多事情的天!

27-04-2004   [啦2]屎上身

穎欣竟然說我"[啦2]屎上身",我反思——真的是屎嗎?系會的事務多做了,就是"[啦2]屎上身"?怎麼可以這樣來形容?我只是希望盡一己之所能、可幫忙則幫忙、提高大家之效率而已,難道真的愈幫愈忙?

算了,只是發一下「牢騷」而已,深知此乃好心一片,我不會「狼心當矣」!

23-04-2004

錢要用得適得其所,獎學金也應如此。我決定了拿這筆錢來報學生事務處和學生會舉辦的「山東文化交流團」,再次親近一下祖國,還要到孔老夫子故鄉體會一下他的偉大!

22-04-2004

天氣一天一天地暖起來,今天的氣溫已經上升到接近三十度了,奇怪的是,我還要蓋著棉被來睡覺!難道我病了嗎?更奇怪的是,去年入冬以來,我一直只用凍水洗澡!難道我瘋了嗎?只是習慣了而已!

21-04-2004

又是第一次,這次是我在樹仁榮獲「服務獎學金」,也是對我成績和服務同學、學校以及社 會的肯定,更是對我最大的鼓舞!

當接過這筆獎學金時,我頓時想到爸爸、媽媽賺錢是多麼辛苦,想捧著它對他們說︰ 「爸爸、媽媽,這是我的獎學金!」。

19-04-2004

和「中港模擬投資比賽」(China Hong Kong Investment Simulation Competition)各大院校的代表開第一次正式的會議,真正體驗到他們的不同特點——是多麼積極進取、多麼口若懸河、多麼全神貫注……

07-04-2004

我們中文系搞的「中文週」今天是第二天,兩天都是書法比賽,收到作品不多,真的不多,不過總算「過得去」啦!

01-04-2004

今年是我第一次參加樹仁(第十六屆)的校運會,共報了三項比賽,有標槍、百一欄和鐵餅。中學時,校運會沒有這些項目,故從沒有參加過,因此也最想參加試一試。我知道「嘗試新事物,令人眼界大開」是有其道理的。

雖說都從來沒有參加過這些項目,但我畢竟曾是個「運動健將」,故今次運動會的領獎台上又怎能沒有我的影子呢?我用少年時代的「絕招投擲」終在標槍奪一亞軍。惟百一欄時,身體總是控制得不好,變得像在跳高一樣,而非跨欄!同學都說︰「跳得高,跑得慢也!」至於鐵餅,想起來可真可怕--在天雨下,那滑溜溜的「餅」差點就拋到同學的頭上,嚇得同學「嘩嘩」叫險,我也打了幾個寒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