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難民


   我是一個樂觀的人,但不是常常開心。比如今天,我在報紙上看見一幀照片,很快地我整個人都陷進了哀傷之中。


   那是一幀攝自巴基斯坦國內的一對父子,他們剛剛從快要大戰的阿富汗逃入。父親的頭髮長而勃亂,顴骨有點突出,顯然就是瘦的標誌,而從他的眼神,可以看出,他很不開心,心裡還十分悲哀,想向旁人呼叫︰「請大家同情同情我們,救救我的兒子吧!」但當然不會說出來,因為那裡需要打救的人又哪裡只是他兒子一個?可是眼前所見,他所抱著的兒子真是太可憐了。兒子的頭大大的,沒有一根頭髮,猶如光禿荒蕪的平原,臉部沒有半點肉,顴骨突出得比他父親的厲害十萬倍。他的眼睛深得恐怖,幾乎完全嵌入了臉部,眼皮半蓋著,露出大部份泛白的眼球。我不敢相信、也不敢想像,他是一個人,他是一個小孩子─人的生氣,他沒有,有的只是一副骨架,用皮包著的;小孩子的活潑,他更沒有,有的……還是沒有。為何踏進了廿一世紀了,人人應該豐衣足食了,還有這樣的情況出現呢?


   我哭了,我真的哭了,樂觀的我從心裡哭出來了。我哭,因為不忍看見他這麼的可憐;我哭,因為我身在福中不知福;我哭,因為我幫不到他們;我哭,因為我阻止不了這樣的事情發生。


   作為男子漢的我很少哭,但我不會為今次哭而自卑,而只會感嘆自己還有人性。可是世上只有我一個人有人性嗎?不,人人都有人性!人本來就有這個本性,只是現實社會中不常有給人體現本性的事情或是被社會上其它的細膩事情沖澈了。人有這個本性是好事,但如何再尋回這個本性呢?只要多些留意先進發達、豐衣足食的城市以外的世界,思考一下為什麼他們會這樣呢?為什麼我們又不一樣呢?我們同是生活在一塊土地上,為什麼這樣的不同呢?


   然而發現有這個本性還不足夠,我們還要為這個本性做點事情……

 

更多阿富汗難民資料http://www.msf.org.hk/focus/focus_afghan_emily.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