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乞丐婆婆

這個是深水鶡a鐵站的C2出口,每當我出入這裡的時候,那一個黑糟糟的物體總是映進我的眼帘,使我心感不快。

這是最近一個月的事情,以前我沒有見到「它」-遠遠望去,你只會覺得是一堆黑灰堆成的垃圾。然而,它並不是沒有生命的,它是一個有生命的人,一個不為世人注意的人。

第一次遇見她是一個月前的事,那一天夜晚暗暗的,我正從地鐵站趕著回家,一踏出C2出口,差點兒就踢倒她了-她和夜晚的顏色幾乎渾成了一體,我根本看不到她的存在。大概記得,她披著一套又舊又破的灰色大衣,是黑漆漆的,沾滿了塵土,亂糟糟的長頭發覆蓋著臉部。那時我真看不清她真正的樣子,可是從她緊伏地面一動不動的樣子,我想她一定不好受。她前面放著的那個缽在街燈的照射下,發出微弱的光,顯然裡頭沒有一個錢。

還不是乞丐一個,有什麼特別?值得一顧嗎?對這一個乞丐,我總有種很特別的感覺。後來,我發現她是一位上了年紀婆婆,更發現她幾乎是長駐該地-人來人往的C2出口,她的旁邊有個種著柏樹的花盆和一個常常都滿溢的垃圾桶。

白天見到她的樣子比黃昏見到的還要難看。她身上的塵塵土土、沙沙泥泥日光照耀下顯露無遺-更加的黑。而她頭上披著的長髮像是剛從泥槳中打撈上來的麻繩-又髒又粗又長。白天她多數是仰躺著的,所以我可以看見她的全貌,她的臉,她的眼神-沒有一點光澤,好像看不見任何人。每次見到她仰躺著的時候,她總是張開著口的,露出疏疏的幾隻灰暗的牙。

沖沖人流,又出又入,總有幾個會敲敲她面前的乞食缽。她可能就是這樣維持她的生活的了。有時候,見到她旁邊有個打開著飯盒,裡頭的飯也是亂糟糟的,不知是她自己買來的還是從垃圾桶裡掏出來的。

為何我以前沒有過見她呢?是不是她最近才搬來的呢?她,這樣的婆婆,是不是己經行乞數十年了呢?我沒有見過婆婆行乞,也沒有見過這樣的一個乞丐-不作聲、沒反應、沒表情。我可憐她,我曾經給過她幾十塊錢。

直到前幾天,天氣突然轉冷。據天文台報道,今晚氣溫會降至最低的九度。我突然想起了地鐵出口的乞丐婆婆。心想,這樣冷的天氣,她會怎樣挨過去呢?真的想把媽媽那件沒穿多年的大褸拿到乞丐婆婆那裡去。正當我拿著大褸準備出門的時候,心裡來了個怪念頭︰真的需要我這個小子的幫忙嗎?多凍的日子也好,她都那樣地挨過了半世了。我竟然臨時取消了原來的念頭。

第二天早上,天氣報告說「今凌晨氣溫降至五度,現時氣溫六度……」什麼?只有五度,那麼那個乞丐婆婆……突然激動起來,好像做錯了事一樣,拿著前一天取出來的大褸飛快地跑往地鐵站。可是我再也見不到乞丐婆婆了,地鐵站對面的時裝店店員告訴我︰昨晚有幾個救護員用擔架抬走了她。我即時打了幾個顫抖……

最後我把手上的大褸放在本來乞丐婆婆躺著的地方,然後跑回內疚、痛苦的家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