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在尖沙咀渡過的夜晚

深夜的尖沙咀跟白天的尖沙咀有明顯的分別,我也是今晚才知道。散佈著零零散散的星兒、已經深睡了的各種植物,周圍不作一聲的大廈、建築,明亮的照明燈已經熄滅、只剩下微弱的幾盞街燈還繼續工作著……一切都比白天的寧靜多了,聽到的只是 偶而從海旁傳來船號聲、身旁一個水池的噴水聲和夜遊人的談話聲……

「崩崩……」接近海旁的天星碼頭那邊傳來了踩滑板的聲音,而且聲浪越來越大。我好奇地隨聲走到那裡,「嘩」,究竟是從哪裡來的一班青少年。他們都是十幾歲的 ,有男有女,衣著很特別,長襠的寬褲,寬大及膝的T-Shirt……還有發出巨大聲浪的滑板。他們一班人很大群的,大概有三十多人,他們都圍在一起,中間有個像人腳的物體向天旋轉著,好像是在玩雜耍,但確實的就不 清楚。我不敢再走近這麼晚出街的青少年很難確保是好的(一般人都如此認為)

雖然聞名的鐘樓就在附近,而且還告訴我們,時間已經到了一點四十五分,是凌晨的一點四十五分,可是這些青少年已經忘卻了 晝夜的存在白天是白天,夜晚也是白天,依舊地玩,沒有任何顧忌……

「比布……比布……」身後突然傳來消防車的聲音,起初沒甚麼的,我以為只是附近有人受傷而已,就沒有多大的留意,但始終還有好奇之心我隨著消防車 的聲響走到了海旁。這時,剛才的那班滑板青少年已經散開了,全都走到了海旁的欄杆前,看來有事發生似乎。我衝到那裡看個究竟,聽說有人「跳海自盡」,而消防員也拿著強光電筒不停地在海面搜索,十分焦急的。我想︰大概又是甚麼少女為情自殺罷了,這樣的事情在香港已經不是甚麼新鮮事,但我還是第一次見。世上真的人情冷暖,這些二十世紀的青少年,竟毫無憐憫之心,不停地在說笑,胡說甚麼對「跳海者」不敬的說話,沒有一個表現出對「跳海者」關心。

旁邊一位消防員正在和一位男士錄取口供,聽他說是一位老人從我前面的位置跳下去的……甚麼?原來是一位老人家,使我有點不相信。這時從柴灣那面的海面駛來了兩架消防快艇,也加入了搜索的工作。然而,他們只是用電筒照,沒有蛙人跳下海這使我怒極了,老人也是人,為什麼不派蛙人下海拯救呢?你們消防處的職責不是確保 市民的安全嗎?

到了二時三十分,警察也來了,他們在消防員的指引下把全部的青少年和圍觀的人都驅散了。這班青少年有的 叫嚷︰「噓!沒東西看了。」;有的說︰「看甚麼,老東西救上來也沒用了。」我真的很感慨︰香港有的是這樣的青少年,哪裡會搞出個文明社會來呢?明天的社會大概會變成冷酷無情的禽獸世界了!孔夫子的「仁義禮 智」,耶穌基督的「生命與愛」在這裡已經化成煙灰,在海風的吹拂下消散得無影無蹤。

持續了差不多一個小時,搜索依然沒有結果,警員、消防員依然站在岸上搜索,像是不相信連條尸體也找不到似的。這是應該的,因為他們有這樣的「職責」。如果我有這的裝備,我一定同樣地搜索,但不會守株待兔;如果我有潛水的裝備,我會立即跳下去搜索。但現時為止,沒有一個蛙人下到海中去,只是在海面上多了幾只船在漂浮著,開著搜索的探照燈。這時(三時十七分),消防員及警員開始撤退了,因為聽他們說找不到就收工當然找不到了,不下水就會找到了嗎?你以為他會衝著你在你面前浮上來嗎?蠢才!整個拯救過程維持了不到兩個小時,這班吃官糧的「公僕」就撤退得幹幹淨淨了。

2001-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