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畢業後感

    兩年的時間,在緊張的學習環境中似乎過得特別快,昨天好像還在迎新營裡,今天已經要向和同學說再見了。

     時光雖飛逝,然昨天今天之間我的眼界卻開闊了不少︰多姿多采的校園、層出不窮的活動、一腔熱誠的老師、樂於助人的同學……

     老師,在地紀的老師,遇到了我們這班來自五湖四海的搗蛋書生,可謂不幸。

     潘SIR是首名不幸者,面試之時就要單憑個人經驗選取合適者,所謂合適者可能是被我們油腔滑調所蒙之結果而已(如今已經證明了,惜為時已晚了)。連續擔任我們的班主任,已經受夠了,嘆著氣對老婆大人說︰「阿YUNG,對著這班怪獸—尤其是那個姓YAN的,我實在「光郎」才盡了。還是好好教好LITTLE PK吧!那,以後她不做英語專家,也要做數學家……電腦神童看來也不錯啊!哈哈哈……」

      MS YUNG,我們的英文老師,說著一口流利的美國西部英文,卻想不到對著準大學生,還要施於灌注「文法苦湯」的絕招。不知她心裡有甚麼滋味呢?

     葛SIR,任教生物,對人體的構造瞭如指掌。你的尾巴動一動,他也知道你想有甚麼圖謀—聽說心理學之父佛洛依德的理論他也有一番研究,難怪我們覺得他有點像「精神科醫生」。可惜他還是「英雄無用武之地」—怎樣厲害,最後還不是乖乖把家裡好吃的全都拿來給我們。又是「慘」SIR一名!

     MS CHEUNG大概是全校最年輕的教師,任教化學。剛從科大落山,就要面對我們,簡直是一種折磨。要讓自己好過點,只可以對自己說︰刀不磨不利,我要磨利這把刀,然後把一棵棵生滿旁枝的樹苗削至筆直,再……然而在這麼多位老師中,她算幸運,我們以同輩身份談話較方便。

     劉SIR,文質彬彬、甚有書香味,知識又廣泛,又是集儒道佛各學說於一身的文學愛好者,任教中化絕對稱得上是過而無不及。惜性格過於仁厚,常被「楚楚可憐」的小貓們破壞了自己的教學進程。所以呢,「愚子未必可教」啊!

     張SIR,體育老師一名,經驗老到,所有體育項目無一不通,包括︰水中的游泳、地上的球類和空中的三百六十度旋轉也不成問題哩!上他的課堂我們像天上的小鳥般輕鬆!

      最後,如果老師們有機會再教我們,請不要太澤心仁厚了,否則只有「挨」了!